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公共服务 > 文旅论坛

重温“美术”诞生之路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2020-03-19 07:16:31 撰稿人:徵羽 编辑: 浏览次数:1262
分享:

“美术”(Beaux-Arts)一词肇始于17世纪的欧洲,它的诞生与启蒙运动的兴起和皇家学院的壮大密不可分。从路易十四(被尊称为“太阳王”)到拿破仑时期,法国艺术通过美术得到体现并发展至顶峰。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巴黎高美”)坐落于波拿巴街和玛拉盖堤岸之间,这里也是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时期的第一座博物馆——法国古迹博物馆的旧址,在那个动荡的革命年代,该博物馆奠定了法国艺术史的基础。从19世纪初至今,在几代教师和学子的更迭中,巴黎高美承袭了法国古迹博物馆遗址以及皇家绘画与雕塑学院的部分藏品,其作品收藏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具有独特的连续性。


日前,“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展出了85件来自巴黎高美和卢浮宫博物馆的艺术珍品,通过油画、雕塑、版画、模型、书籍和手稿等多样形式,对法国艺术自“太阳王”至拿破仑帝国时期以来逐步迈向欧洲艺术之巅的澎湃历程进行了回顾。


作为学院派典范的巴黎高美


作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美术学院之一,坐落在塞纳河畔,与卢浮宫隔河相望的巴黎高美可谓历史悠久,名家辈出。学院的前身可追溯到1648年由路易十四创立的法国皇家绘画与雕塑学院。正是在这里,“美术学院”这一制度取得了决定性的发展:从学徒制到学院制,从工匠到艺术家……以勒布伦为首,学院推崇古希腊罗马艺术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保持着对理想美的崇拜。其教学方法则以素描人体写生为核心,并伴随着竞赛、游学、沙龙等制度。在其后的两个世纪里,围绕这所学院的体制与艺术理念,一度成为西方乃至世界美术学院所遵循的典范。尽管之后学院派日渐式微,但不可否认这所学院至今仍对世界美术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巴黎高美还拥有十分丰厚的收藏,涉及16世纪以来的建筑、绘画、雕塑、版画、线描和艺用解剖学,主要用以服务学校师生。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学院入选作品及罗马大奖,巴黎高美的收藏得以不断延续。此次展览的展品就是从中甄选的杰作,其中不乏当时美术学院学生梦寐以求的罗马大奖的获奖作品。


巴黎高美对中国艺术也影响深远。时至今日,许多中国艺术与艺术教育的问题或许仍可以从这里寻求到答案。艺考制度究竟从何而来?素描训练还有必要吗?上了热搜的人体写生课又该如何理解?20世纪前半叶,中国美术正处在转型的历史节点,一批中国艺术家赴法国求学,很多人就是注册在巴黎高美之下,其中包括著名的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吴冠中、吴法鼎、常书鸿、颜文樑、吴作人、吕斯百等。这些留法艺术家回国后极大地推动了中国艺术和中国艺术教育的发展。因此,探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体系的成型,离不开对巴黎高美的研究。


从“太阳王”到拿破仑的辉煌


在“太阳王”路易十四在位期间,法国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17世纪的古典艺术主要是为颂扬国王服务的。对应到艺术风格上,当时装饰意味强烈的巴洛克艺术正大行其道。到18世纪,在法国国内追求幸福的思想影响之下诞生的洛可可艺术,也极尽精致与优雅。重要的是,在此期间,一套适合法国自身的艺术规则和学院体制发展并确立下来,对世界美术至今影响深远的法国学院派近两个世纪的辉煌历史也由此展开,这也是贯穿此次展览的重要线索之一。


随着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的开展,艺术家们受到理性与科学的启发、激情与动荡的影响,法国艺术开始产生深刻的变化。以大卫为代表的艺术家反对洛可可后期精致而轻佻的绘画题材,转而推动对古典史诗传统的革新,希望重新赋予艺术承载道德价值的使命。人们再次把目光转向古典主义大师普桑、转向解剖学与人体写生,以及艺术家应有的文化素养和方兴未艾的考古学。艺术史上用新古典主义来指代这一时期的特征,这也是此次展览着力呈现的重点。


19世纪初,拿破仑登上了法兰西历史的最高舞台。法律、公共意志和时代精神开始成为关键词。大卫的学生安格尔,成为古典主义的继承者,并在肖像画创作上取得了重要成就,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该时期法国艺术的最高成就。再往后,当德拉克罗瓦作为浪漫主义画派一颗新星之时,当前人逐渐逝去,安格尔成了坚持新古典主义的最后卫士。


不只是一次名家巡礼


普桑、弗拉戈纳尔、大卫、安格尔、乌东、吕德……正是通过这些大师和他们的作品,使得我们得以串联起这段波澜壮阔的法兰西艺术史。这些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艺术家的作品,构成了此次展览的9个主题单元,“文艺复兴运动:法国艺术的起源”“现代艺术家的诞生”“太阳王的皇家绘画与雕塑学院”“贵族阶层的艺术繁荣”“人体美学:艺术与科学的对峙”“启蒙运动时期英雄主义绘画的革新”“艺术与革命:从大卫到安格尔”“考古学与废墟的诗意美学”和“从皇家学院到学院派”,这些单元从不同角度展现了17世纪至19世纪初的法国乃至欧洲美术的情况。


与此同时,上海博物馆也拿出了一件从未展出过的藏品来呼应这一段艺术历程。这件作品描绘了一位健硕的男性人体,结构精准,线条洒脱,层次丰富,质感细腻。此画独特的素描手法,经徐悲鸿、颜文樑、张充仁等艺术家鉴定为安格尔真迹,并认为属于安氏早年于罗马学习期间的习作,这幅作品几经易手,辗转流落到纽约,于1946年被邵洵美在纽约一家著名古画商店购得,并再一次带回中国,现在由上海博物馆收藏。


本次展览绝不只是一次名家艺术的巡礼。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透过展览中的作品回望法国的“学院派”与“美术”,人们看到的不仅是技艺的精进和风格的演化,还有绘画题材从上帝和英雄向人类自身的流动与嬗变、皇权政治与行会约束下的权衡与博弈、启蒙哲学和理性思想在艺术中的渗透与反映,以及艺术生产者的自我意识与身份从“手工艺者”到“艺术家”的觉醒与转化。他说:“艺术是一面镜子,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象征着一种连续不断的传统,以其丰厚的收藏,为我们提供了一幅欧洲艺术、历史和思想的生动全景。”


一所对中国影响深远的伟大美术学院、一段回望古典而走向现代的壮阔艺术史,以及一批赫赫有名的大师与他们的艺术杰作,为中国观众提供了一个了解法兰西经典艺术的文化窗口。


上一篇

每一次上台,都要做到最好

下一篇

积厚流广 继古开今

返回列表
相关新闻
市级相关部门链接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 维护更新:黑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中山路197号
邮编:150001 ICP备案: 黑ICP备05004173号-4 主办: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84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