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文化视点

博物馆研学旅行如何规范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18-08-30 09:12:00 撰稿人:史一棋 白春阳 浏览次数:425

分享:



   

日前,国家文物局发布了一则题为《社会机构组织博物馆研学旅行应规范管理提升质量》的文章,文章表示:“对于部分社会机构、个人以‘博物馆游学’之名,开展粗放的、只游不学、走马观花、名不副实的‘研学旅行’活动,损害中小学生利益的行为,表示坚决反对。”
  依托博物馆自身资源禀赋与文化价值,组织中小学生开展研学活动,是素质教育的一种有效探索与实践。在研学活动中,如何避免流于形式、华而不实,切实提升参与学生的学识素养,达到素质教育的目的,值得各方思考。
  博物馆研学旅行热出现,助推研学市场逐渐壮大
  研学旅行是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博物馆因其资源禀赋和独特魅力,成为各类研学旅行的重要目的地之一。如今,很多中小学校都在组织学生走进博物馆。
  北京市北京中学列出了孔庙与国子监、中国科技馆等8个博物馆供学生选择,为了让学生在看到展品时有更深入的认识,“提前几天就开始为我们介绍相关背景知识与参观方法,分组布置任务。”该校初中生肖瑜玥说。而在中国文字博物馆,河北省廊坊市第六中学的学生用传统印刷工艺印制生肖图画,既能体验技艺,又能收获有纪念意义的作品。
  鉴于博物馆所具有的教育功能,博物馆自身以及一些教育机构、旅行社也纷纷推出研学项目。今年暑假,适龄学生可以报名参加故宫博物院组织的6个主题、22场活动的暑期知识课程,除了解古建、珍宝、宫廷生活外,还能动手操作,创作属于自己的金瓯永固刮画作品。
  敦煌研究院自7月12日起也推出“世界文化遗产之旅”研学游,为期3天,包括聆听有关敦煌文化的讲座,观看敦煌莫高窟主题电影和《丝路花雨》情景舞剧,参观莫高窟和榆林窟等9部分内容。
  此外,“中国通史”学习体验营、“龙的传人”之故宫深度研学之旅……短则半天游,长则系列游,市场上由社会机构组织的研学旅行以及相关产品也越来越多。
  2017年的《中国研学旅行发展报告》显示,约3/4的受访者表示了解研学旅行,80%左右的人表示对研学旅行很感兴趣,60%左右受访者参加过研学旅行。各区域主要热门旅游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愿意参与研学旅行受访者比例达到70%。
  有专家表示,随着素质教育理念深入人心,以及文化需求日益增大,研学活动越来越得到相关从业者的重视,行业内市场主体愈发丰富,这促使研学项目形式走向多元,给孩子们带来很大的选择空间,助推研学市场规模逐渐壮大。随着市场需求不断释放,中国研学旅行市场总体规模将超千亿元。
  完善监管体系,护航研学旅行产业健康发展
  博物馆研学热反映了人们对文化教育的重视,这本应对孩子成长发挥积极作用,但市场上存在的一些乱象,让文化之旅的意义大打折扣。“回来后让孩子讲几个文物故事,她却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一问才知道,老师只让孩子们自己‘寻宝’,没介绍相应的背景知识。”北京市民张玲暑假为孩子报名参加某研学旅行,效果并不理想。
  研学项目价格通常与课程时长有关,据统计,2—3天的短途研学收费一般在2000元左右,有些长途的收费达6000元。这样的价格与孩子的实际收获是否成正比,部分业内人士也表示质疑。“博物馆本身是公益性的,但是一些机构打着研学旗号,包装出高价的文化产品,让博物馆失去了公益属性。”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社教部副部长梁红指出。
  “个别研学团其实是变相的旅游行为,跟研学关系不大。”国家博物馆社会教育部主任黄琛则认为,“研学更应该由学校而不是旅行社来组织,因为学校组织的研学活动有专业的课程设置,以及师资配备,能保证基本严谨规范。”
  收费偏高,孩子却收获寥寥,且组织不甚规范,这样的研学产品为何依然能有市场?监管不完善是重要原因。早在2016年,教育部等11部门便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对开展研学旅行的原则、任务等做出规定。规定内容虽然具体,但并未制定明确可操作的行业标准。
  在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张胜军看来,对于博物馆研学旅游市场,当务之急是尽快由相关部门出台管理标准、明确监管主体、制定监管举措,进而把服务质量、收费标准等都纳入政府监管范畴,才能维护市场健康发展,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令人欣慰的是,为防止博物馆研学“变味”,相关部门已经予以重视,正加大监管力度。国家文物局已会同教育部,将95家博物馆及相关机构列入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名单,而且各地博物馆也加强资源整合,推出了一批研学旅行实践项目和精品课程。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打造了“红色小记者”研学旅行体验营,小记者们通过实地采访博物馆、陈列馆、革命遗迹,探寻历史故事、弘扬革命传统;杜甫草堂博物馆开展“草堂一课”教学活动,以学术讲座、诗歌朗诵会、文艺演出、园林园艺展览等形式,弘扬杜甫的爱国主义精神,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些具有特色的实践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社会反响。
  国家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博物馆研学旅行相关标准,丰富研学旅行课程体系,不断提升研学旅行质量。
  精心设计课程,促进研学旅行产品提质增效
  如何让博物院研学产品真正做到高品质、有价值?博物馆给出的方案是在课程设计上下功夫。目前,不少博物馆已开始了对研学产品的提质工作,在挖掘、整合自身资源的基础上创新研学教育模式。
  广东省博物馆今年暑期组织的“自然海洋营”夏令营推陈出新,孩子们可以根据老师科普的知识创作海洋故事,也可在DIY工作坊里解剖鱼类,或进行角色扮演表演即兴话剧。“让孩子们在自主参与中轻松收获海洋生态知识,释放想象力。”广东省博物馆公众服务部主任段小红说。
  西安半坡博物馆则同广西民族博物馆开展馆际合作,将“史前工场”带到南宁,南宁的孩子们能现场观看“钻木取火”的演示,体验陶器钻孔、原始房屋搭建等项目,穿越千年体验原始人生活。此举延伸了博物馆的服务触角,同样为研学产品提供了新的思路。
  研学产品要重视课程设计,同时也要注意到,不同主体所具备的优势特色不同,对课程的呈现效果影响也不相同。“教育机构关注产品的教育性,博物馆保障专业性,旅行社注重娱乐性。”某儿童博物馆课程研发机构创始人张晓扬认为,每一方都有自己的优势和短板,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各方应积极开展合作,优势互补。广东省博物馆便在去年举办了5次针对讲解员的培训工作坊,多次与学校开展研讨会,相关培训活动也向社会开放,以提高讲解员的专业水平和业务能力。
  若条件允许,除了提升课程品质,作为研学场所的博物馆也应该着力优化管理手段。据段小红介绍,广东省博物馆对团体参观及活动实行预约报备与量化管理,如果有研学组织要开展临摹写生、专题采访、定向寻宝等活动,需要提前办理审批手续。同时,还根据客流量的峰谷规律安排每日各展厅活动的场次,每场人数基本控制在30人以内。这种量化管理手段,为保障研学旅行质量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思路。
  博物馆是历史文化的集纳地,组织青少年走进博物馆求知,是对文物的守护、文化的传承。从这个意义上说,博物馆研学旅行对促进素质教育大有裨益。
  “然而,目前整个市场发展尚不成熟,需要有关部门的规范与引导,亦需博物馆、学校、企业联合发力。”张胜军表示,“研学市场生机勃勃,要趁着这股劲儿让更多优质产品诞生,真正走进孩子的心坎儿里。避免走马观花、名不副实,找到博物馆研学旅行的‘正确打开方式’。”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