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民族魅力 大爱情怀​——伊玛堪歌舞剧《拉哈苏苏》导演谈

来源:省艺术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18-09-14 15:13:56 撰稿人:徐丽霞 浏览次数:1062

分享:



   

热烈的掌声响起,淹没了伊玛堪歌舞剧《拉哈苏苏》主题歌的最后一个音符。调演演出终于顺利结束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复。做为该剧的导演,至今想起这部剧,还有很多的话要说。
  一些同行看过演出后说:“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到同江八岔来看望赫哲族群众,马上又召开党的十九大,这个戏赶到‘点’上了!”其实这部戏并不是突击创作排演的,编剧早在2015年就开始了构思创作,那时习近平总书记还没有来黑龙江。今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在大连突然接到编剧谭博的电话,说他写了部歌舞剧想请我来执导,我十分惊讶,虽然我们之前很熟悉,也知道他写了部关于赫哲族题材的歌舞剧,但我做梦也没想到这部戏会与自己有关联。谭博说是一位北京艺术家好友推荐的,相信我能够导好。说实话,话剧表演才是我的本行,虽然在从事话剧表演之前,我有过三年专业舞蹈演员的经历,近年来也执导过包含歌舞元素较多的剧目,但对导演歌舞剧来说,却是一个崭新的创作课题。我怕难以胜任,就委婉谢绝了。
  谭博即刻用微信将剧本发给我,还发来了他自己编写、整理的八千多字的赫哲族资料和近百张相关图片,让我看完再决定。看完剧本和相关资料、图片,我既高兴又为难。我被这个剧本深深吸引了,喜欢剧本表现的内容、主题的纯净、剧中人物对现实的观照和歌词的唯美,特别是全景式地对赫哲族风情习俗的展现。几经考虑,终于忐忑不安地答应下来。我看到的剧本,已经经过了多次修改和调整。谭博说原来剧本中的人物有的删掉了,因为找不到演员来演,为此剧情较原来削弱很多,但这对导演也是个很大的考验和挑战。他用著名戏剧家刘书彰老师的话来鼓励我:“艺术创作要敢于简单!”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立足世界文化之林的坚实根基。伊玛堪歌舞剧《拉哈苏苏》以回拜赫哲族历史与文化基因为精神内核,展现赫哲族渔猎生活和美好追求,表现赫哲人的精神世界和心路历程,塑造崭新的舞台艺术形象,表达人文思考,放歌民族精神。应该说这是一部融合传统民族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创剧目,也是一部具有探索性的民族歌舞剧。整个创作过程是愉快而有意味的,作为本剧导演,我为能遇到这样的作品而庆幸。通过排演,我认识、了解了我们黑龙江省独有的少数民族赫哲族,切身感受到了堪称赫哲族“百科全书”和“活化石”的伊玛堪。
  历史上,赫哲族是一个渔猎民族,也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中唯一以渔业为主的民族。习近平总书记说:“赫哲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特别是渔猎技能高超、图案艺术精美、伊玛堪说唱很有韵味。”由于编剧对赫哲族文化特别是伊玛堪的多年研究,剧本较全面地反映了赫哲族的生存环境、生产生活、民俗风情、宗教信仰和历史发展。只有从源头上了解传统文化艺术,才能领会中国艺术的审美元素。运用传统才会了解传统,进一步提高我们的审美鉴别力,才能有所取舍、有所借鉴、有所创造。这部歌舞剧要用什么样的舞台风格来实现,是首先要明确和定位的事。我的总体思路是既不丢掉传统内容,又要推陈出新。在艺术呈现上充分尊重赫哲族历史、尊重赫哲族原生态文化,将赫哲族历史、民族语言、宗教礼仪、衣着服饰、民风民俗进行自然展示,巧妙地融入伊玛堪、萨满舞、跳鹿神、天鹅舞、鱼皮工艺、
桦树皮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还深入挖掘和再现了已失传的哈康布力、皮里西勒舞等。在传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提炼出赫哲族文化元素和符号,借鉴、提练和融合多种艺术及艺术表现手段,融浪漫、象征、诗化、写意于一体,按照现代审美主张,讲好赫哲故事,铺排历史沧桑,展现人文风物,标志时代风貌。以个性化的定位和理念来弘扬赫哲族传统文化,进行经典还原和现代解读,赋予其新的内涵和意义。
  歌舞剧和音乐剧原本是一回事,只是不同时期的翻译。它结合了歌唱、对白、表演和舞蹈,突出以音乐和舞蹈来表现主题,通俗易懂、娱乐性强。当然,因为国内不同时期舞台艺术工作者对歌舞剧和音乐剧的理解不同,在艺术表达和呈现上也有所不同,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把它当成两个不同的艺术形式。本剧之所以定名为伊玛堪歌舞剧是想突出列入联合国“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的赫哲族伊玛堪,全景式、多元化地在舞台上展现一幅真实、生动的赫哲族历史社会风俗画卷,高唱恢弘大气的赫哲民族英雄的赞歌,让观众走进赫哲人逝去的岁月,去重温那浸透民族风情的梦境。
  东西方美学都不排斥再现和表现的结合。西方强调“模仿”“再现”和“写实”,东方则更强调“表现”“抒情”和“写意”,都强调真善美的统一,西方侧重于真和美的统一,东方则侧重于美和善的统一。中国戏剧认为有情有趣便有戏好看,以人为主、以情为主,美在其观赏性。一部戏的冲击力,不仅仅是手段上的绚烂多彩,表演技巧上的高超,最能够直击人心的还是作品内核里蕴涵着的强大情感。因此,在执导这部剧时,我把这部剧定位在“情”上,所有的舞台手段,都围绕着一个“情”字调动,追求立意深远,强化情理趣,不以情节取胜,努力做到情节流畅,人物角色个性分明,符合中国艺术创作的最高审美——简约、简静。简而不单,艺术语言不复杂但要恰到好处,从而达到喜闻乐见、雅俗共赏、诗意唯美的舞台效果。
  我坚持“繁要虚,简则实”的舞台创作理念,在现实主义创作基础上运用表现主义的创作手法,拓宽美学观念。将写意和写实相结合,以写意为主,贯穿写实,形成演出的基本风格与个性。紧紧抓住人物和情境,将歌舞之美融入戏剧之中,让人物的行动不断推进情节的发展。在结构上,通过块状歌舞和情节线的融合,围绕主题开掘和塑造人物,注重戏剧冲突,使歌舞在描绘情节方面有所发挥,让人物随着情节的发展而成长。在舞台的处理和调度上平实无华,不哗众取宠,不搞噱头。朴实感人的故事在舞台上是以深沉、唯美、诗化的抒情基调演绎的,思想、行动、情感的线索始终贯穿如一,不追求廉价的剧场效果。
  “戏,是演给观众看的”,是通过演员在舞台上来体现的。但艺术的真实不等于生活的真实,而是演员通过提炼、集中来实现典型化、诗意化的真实。如何启发演员完成人物性格的塑造,是导演工作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我特别重视建立演员的自信,寻找人物的感觉,对角色进行细致的分析和人物表演的设计,明确演员所扮演人物的走向,充分挖掘演员的自身潜力。严格要求每一个演员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交流,特别是舞蹈演员不能只是“伴舞”,而是生活在规定情景中的人物。面对从来没接受过戏剧,舞蹈、声乐基础训练的演员,我内心压力巨大,甚至会有窒息感。没有捷径,只有拾级而上。虽然我无法改变演员表演功力上的稚嫩,但坚持因人而宜,从一点一滴入手,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都言传身教,帮助他们寻找到角色真实、准确的情感,捕捉人物形象的种子,将角色的情感转化为生动的外部动作,以“细小瞬间的信念”来抓住观众的心。
  本剧的音乐和舞蹈具有浓郁的赫哲族特征,符合剧中的意境。作曲程矛用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深入研究了本剧民俗顾问、北方少数民族音乐专家陈恕提供的赫哲族音乐素材资料;舞蹈编导也同样用心和专注,使我在执导过程中,能够用歌舞准确地传情达意,表达人物思想感情、塑造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表达戏剧内容。
  在舞美设计上,我追求舞台艺术的内涵,不尚华丽,在写意、简约、空灵的舞台上,最大限度地把空间留给演员。根据我的艺术构想,舞美人员设计出了对称的、展现赫哲族图腾崇拜的五道巨型侧幕,营造了该剧的意境。我要求灯光设计必须有自己的语言,渲染舞台气氛,简洁明快地推进剧情发展。
  本剧特别强调历史感和时代感。在舞台呈现上,让古老与时尚并存,传统之美与现代之力相融,既婉转含蓄,又奔放热烈,全剧清新隽永,充满现代气息,包含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表演形式丰富多彩,不拘一格,实现舞台、演员、观众的融合和统一,引发观众审美和情感的共鸣,强化观众的心灵沟通和内涵感受。
  在这部歌舞剧执导上,也存在许多不足和遗憾。由于排演时间紧,演员的表演还不到位,特别是在演唱方面;由于经费原因,无法让舞台呈现出更强烈的层次感,缺少聚焦观众视觉的落幅点;由于缺少衔接音乐,无法消除切光换景带来的断隙。
  感谢为本剧创作付出心血的所有领导和艺术家,感谢所有付出艰辛努力的演职人员!是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才有了这部具有浓郁赫哲族风情和地域特色的歌舞剧。希望这部剧能走得更远,更希望自己能随着这部剧一起成长。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