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文化视点

在中华崛起的进程中继承发扬戏曲精神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8-10-15 09:11:34 撰稿人:何玉人 浏览次数:531

分享:



   

恢复和振兴戏剧艺术的新时期
  现实题材作品,用生动的戏曲艺术形式、鲜明的主题意蕴和对极“左”路线的批判,参与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伟大思想解放运动,这是现实题材戏曲进入新时期后的鲜明特征。改革开放初期,在传统戏曲恢复上演的同时,现实题材以诸多作品集体亮相的阵容出现在各地的舞台上,形成这个时期戏曲演出的主力阵营。
  京剧小戏《一包蜜》最先以喜剧的形式出现在戏曲舞台上,引起了人们的喜爱和关注,它以辛辣的喜剧手法讽刺了拉关系、走后门、凡事不择手段做交易等歪风邪气。在观众的笑声中对社会的不良倾向做了揭露和批判,涉及了一些引人深思的社会问题。接着,这种表现形式很快成为戏曲创作重要的表现手法。如花鼓戏《牛多喜坐轿》对“唯成分论”和“路线对了头,产一粒谷也是胜利”的自欺欺人的错误路线执行者进行了无情的批判;莱芜梆子《红柳绿柳》对“割资本主义的尾巴”“一刀切”的做法给予了讽刺和揭露。花鼓戏《八品官》《六斤县长》是最先出现的扶贫题材的作品,这些作品,没有图解生活,没有说教,而是在风趣、幽默、诙谐的戏剧情境中抨击了极“左”路线带给人们的伤害,塑造了一心为贫困户解决问题的党的基层干部形象。莆仙戏《鸭子丑小传》、豫剧《倒霉大叔的婚事》、花鼓戏《镇长吃的农村粮》、阿宫腔《三姑娘》、汉剧《马大怪传奇》、吕剧《魂归故里》等等,都是以喜剧形式出现的作品,或讽刺或夸张或含蓄幽默,它们绝不是艺术上的巧合,而是走进新时期的人们,为了“能够愉快地与自己的过去诀别”,为了“把陈旧的生活形式送进坟墓”而在艺术上作出的选择和贡献。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新生活扑面而来,新的观念、新的生存方式撞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灵,社会生活发生了急遽的变化。现实题材作品敏锐地捕捉这一时期的生活内容,在很短的时间里创作出了多部内容真实、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深刻反映社会变革的作品。如评剧《风流寡妇》塑造了一个具有变革精神、追求幸福和梦想的崭新妇女形象。宜春采茶戏《木乡长》塑造了一个品行高尚、清正廉洁、敢于和腐败分子作斗争的农村基层干部形象。川剧《山杠爷》深刻揭示了千百年来中国广大农村从乡绅管理、人治为本的传统管理模式向全新的法治社会转变过程中的阵痛。豫剧《儿子老子和弦子》以轻喜剧的形式,讽刺、批判了金钱对人性的扭曲,同时也揭示了两代人不同的生活观和对精神、物质需求的不同价值观。正是这些贴近时代、贴近现实、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生活故事,赋予剧作鲜活的生命力。
  在宏阔的改革大潮中,社会生活像一个多棱镜,它折射出了令人无法想象的丰富与多样,舞台上也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现实题材作品,如描写大包干背景下农村的秩序、道德、权利等生活内容的淮剧《鸡毛蒜皮》,描写贫穷生活带来不协调婚姻的《奇婚记》,颂扬自主自立、自强不息、主张正义的农村妇女的《路边店》,以及《红果红了》《蚂蜂庄的姑爷》等等。
  表现多元生活的新时代
  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社会生活发生了全局性、历史性变化,现实呈现出多元多彩的生动局面,沸腾的当代生活对戏曲这门古老的艺术形式提出了新的要求。戏曲创作表现现实、表现当下,既是时代的呼声,也是现实题材戏曲作品继承传统、创新发展的途径。
  现实题材戏曲作品涉及改革开放新时代整个历史过程的多个方面。广大艺术家既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也是实践者,他们紧跟时代脚步,努力把握变革的律动,以人民为母亲,以生活为源泉,运用现实主义的方法和坚持戏曲艺术的审美精神,努力反映时代生活,塑造新的人物形象,创作出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现实题材的戏曲作品始终是艺术家的自觉追求。淮剧《丹凤湖畔》《十品村官》、花鼓戏《十二月等郎》、花灯戏《梭罗寨》、豫剧《香魂女》《丑嫂》、沪剧《挑山女人》、汉剧《马大怪传奇》等作品,是新时代农村改革发展一幅幅韵致独具的风情画,是历史进程中一个个鲜活的、有血有肉的人物生命史,也是新时代农民的生活、思想、情感和人生况味真实而细致的写照。从这些立意新颖深邃、构思寓意精巧、表现手法独特的作品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现实题材通过对中国农村改革进程中基层政权建设的问题、农村的留守问题、精神文明建设问题、生态保护以及农村女性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心灵史和生存方式等问题的关注,绘就了勤劳致富勇于开拓的时代精神等多方面的生活图景。
  2006年1月1日,国家停止了对农业税的征收,《马本仓当“官”记》以敏锐的政治判断和评剧艺术的表现形式,将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年的农业税取消,作为解决全剧矛盾纠葛的处理手法,它化解了“交皇粮”中人们艰难的处境和相互之间的矛盾。正是这样的现实变革为剧作提供了活水源头,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故事,剧作有了鲜明的时代感和深长的意味。
  现实题材戏曲作品,拉近了生活与艺术的关系,用艺术的审美方式把握真实的生活存在,从而使生活真实进入艺术的境界,让现实焕发出艺术的神韵。现实题材戏曲与新时期城市社会变革中人们的生存状态紧密联系。眉户戏《迟开的玫瑰》通过城市青年乔雪梅赡养父亲、抚育弟妹、奉献青春的故事,对自我与家庭、理想与责任、奉献与索取等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眉户戏《大树西迁》以“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描写上海交通大学青年知识分子为适应新中国科学和工业建设需要的奋斗历程,以及他们所经历的情感嬗变、心路历程,以及热血担当的人格精神和忠诚的报国情怀。秦腔作品《西京故事》深刻地反映了城市发展过程中农民工艰难的生存状态、精神状态等生活真实,以小故事折射出社会的大问题。这些作品以强烈的现实意义、突出的时代精神、对底层百姓生活的关注和精湛的艺术表达方式,得到观众的好评。
  春风化雨,万物峥嵘,丰富、多元、多彩和欣欣向荣的当代中国社会,为现实题材提供了多角度、多侧面、全景式的表现对象,成为当代人生活、情感和历史变迁的时代见证。它对当代社会的时代风尚、价值观念、审美文化等产生着复杂而深刻的影响。近些年,滑稽戏涌现出了多部观众喜爱的现实题材作品,为现实题材戏曲创作蹚出了一条成功的路子。《一二三起步走》为我们展现了当代少年儿童身上传统美德的光彩。《青春跑道》从青春的视角讲述一个关于理解和爱的故事。《快活的黄帽子》以人们最关心的住房问题为切入,描写了搬家队一群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以及他们的敬业精神和豁达向上的生活态度。《顾家姆妈》用超越亲情的大爱和浓郁的江南情调描写了普通百姓的凡人善举,传递和弘扬着人性与母爱精神。这些作品,继承了滑稽戏反映现实生活、积极乐观、滑稽轻松中饱含严肃、热闹甘甜中孕育苦涩、幽默隽永中蕴藏深沉,以及寓教于乐、情理相融的传统,使滑稽戏成为现实题材戏曲创作令人瞩目的演出形式。
  广阔的现实生活为现实题材戏曲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题材源泉,例如根据毛泽东主席一位亲戚的故事创作而成的湖南花鼓戏《老表轶事》,描写乡村教师的使命感和母爱情怀的越剧《巧凤》,写坚持原则、热心为群众办案的警察的花鼓戏《乡里警察》,写青年工人的评剧《黑头与四大名旦》,写知识分子的京剧《高高的炼塔》,写支援新疆建设者的吕剧《补天》等。通过这些剧目以及其中的人物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的嬗变,是一种具有时代意义的文化现象。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