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一戏一评:话剧《金桂兰》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1-09 14:21:07 撰稿人:整理:省艺术研究院王巍 摄影:省艺术研究院徐崔巍 浏览次数:1089

分享:



   

滕秋红(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从观众欣赏的角度我更习惯一种连续性、一种递进的关系,而不是几个相关、不相关事件的堆积;从话剧表演的角度来讲,在舞台还是多种艺术的呈现,虽然我们轻了很多所谓装饰的东西,而重在表演上,但这个戏给我更多的感觉是在台词的表达上,从演员的表演上还有一些需要提升和改进的地方。今天观众审美的欣赏力提升了,视野更加开阔,期望值也更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台戏从各个方面,不论是表演综合能力的体现还是舞台呈现其他的专业角度上,都还可以做一些丰富和提升。

      高云程(原省歌舞剧院院长、国家一级演员):这个本子是反映真人真事,整体反映的是人物的一些事迹。话剧和戏曲都讲究心理的节奏,如何说准台词的心理节奏很重要。演出的舞台已经很深了,离观众很远,要有充分的舞台调度。像剧的一开始老大娘来了,金桂兰劝她,这时的舞台调度就显得不太生活。另外,在语言上不是声嘶力竭地喊,就能达到塑造人物的目的。儿子与母亲的对话,不是心理状态对母亲的状态,有时候低声说更扎心。在医院金桂兰与丈夫的那场戏,也不是夫妻对话的一种感觉,缺少生活的状态。结尾加入的群舞也有些生硬,不如剧中人物进入环境表演更好。

      费守疆(原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国家一级编剧):这出戏很完整,也很感人。最近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尤其是第十次文代会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关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从题材选择来讲,一直有一个理论课题也是一个实践课题,就是关于主旋律和我们追求的精品艺术生产,这二者关系是不是对立和矛盾的?那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得出一个结论:不是矛盾的!主旋律的作品有可能或者更应该成为艺术精品。所以这部戏,从主题上来讲是非常充满正能量、具有时代精神的。作为一个地市级的文艺团体,有话剧演员,有京剧演员,有舞蹈演员,就这样一支队伍能够完成这样一部作品,首先这种精神太可贵了。作为一个艺术家或者文艺工作者的一个责任,我们承担起来了,义务我们尽到了,这些都是很感人的。在舞台上塑造的金桂兰,是一个公平、正义、善良又是充满大爱的女神的形象。金桂兰是牡丹的精神财富,也是我们新时代的精神财富,而且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作为一种精神财富,我们应该用艺术形式把她保留下来。那就又提出一个问题,这个作品如果将来作为保留剧目的话,就应该用精品来要求,我们不仅仅要对得起死者,还要对得起观众,同时我们还要对得起我们文艺工作者的后来人。话剧《金桂兰》现在看来提升的空间还很大,我们必须面对这个事实,问题出在我们把这部戏定位在“纪实”,这两个字把我们束缚了,很多手脚都没有迈开,很多艺术手段在这里都没有。所以就出现了“两多两少”:首先是史料多、虚构少,这个问题比较突出,艺术存在是对现实生活不满足的补充,虚构是素材本身艺术感染力不够的一种补充,现在这个补充不到位。另外,在剧的整个演出过程中,讲故事多,演故事少,总是在叙述,都是过去时,而不是现在进行时。作为话剧这个艺术来讲,从台词、心理外化、大段独白或者其他艺术手段,会提供多大空间,这就是找动情点,下一步如果做,我们真要给与思考。还有一个关于塑造英雄人物的问题,就是角度太正,人物还是要有血有肉,不是公式化、概念化的金桂兰,我们期待看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艺术形象。生活真实就是原本这样,而艺术真实是我们希望的那样,可能更感人。做到人物形象鲜活、内心丰富,就要多侧面,而不是一往无前。祝贺你们,也期待你们。

      高长顺(原黑龙江艺术职业学院院长、国家一级编剧):这部戏我觉得基础非常好,虽然这部戏的演员很多不是直接从事话剧表演的,但是演得也非常好。首先,因为是一个基层的法官戏,围绕这个法官怎么演好这出戏,怎么创作这部戏,这很关键。法官肯定是公正和公平,首先要围绕这个主题来选材、设置矛盾组织情节。公正、公平矛盾的对立方就是不公正、不公平,那么受到哪些干扰呢?可能有权势的、有亲情的,有友情的。如果要丰富人物的性格的话,自身是不是也有不公正、不公平的地方,这个不公正、不公平是对待哪一方?是对待家里的事情,对待自身的疾病等等,要在这方面来挖掘主题,深化主题,来丰富人物。首先,纪实性的这种报告剧受到真人真事的限制,有一定的局限性。所以要合理选材,哪些材料是能丰富情节的,能够确立和升华、深化主题的要抓住,和主题无关的就应该把它抛弃。其次,矛盾冲突的设置,现在看都是碎片化的,分散到了每个人身上,不集中。冲突怎么发展,怎么相对来说让它集中,这样容易让人物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显得更丰满、更丰富。第三,是情节的变化。现在的问题是舞台上的说教多,实际上好多戏都可以搬到幕前来。这个戏的核心,关键是金桂兰深入基层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怎么样克服很多困难,自然困难、人的矛盾、冲突,做出一些感人的事来,在那里来挖情节,把这些拿到前台来就生动感人了。第四个问题,就是金桂兰处理矛盾和问题过于简单化。法官在处理问题、解决矛盾的过程中,应该是有技巧的,一定把这种技巧展现出来,这样金桂兰这个人物才能既公正、公平而且丰满。希望从一度创作上再好好挖掘,继续好好打磨。

      王明喜(原省艺术研究院院长、国家一级作曲):艺术要讲趣味性,要用艺术手段来展现、创作出让人难忘的人物,不能没有可信度让观众有产生距离感。还有一个最灵魂的问题就是,金桂兰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这个问题阐述明白了,可信度就大了。人物要有来头,让观众知道她后面所做的一切是因为这个。不论是什么艺术形式都要打动观众,现在记者采访的加入割裂了情节,十二年前这种设计是创新,但十二年后就不再适宜。写鲜活的人物有两个因素:一是他的本性要有来源,二是这部戏中没有衬托英雄人物的敌对的东西,如果有反面的东西更可以衬托人物的高大,单一的歌颂反而没有力量。金桂兰是牡丹江的骄傲,让人很震撼,现在挖掘得还不够深。另外艺术是强弱对比,表演不要太用力。

      王艳君(黑龙江艺术职业学院戏剧影视系主任、国家一级导演):这个人物让我挺感动,金桂兰的扮演者作为演员,素质还是不错的,非常全面,其他演员的表演也非常朴实。我觉得这个故事像是在讲叙事文,在叙事的时候我会跟着一起想象,会觉得很感动,但真正呈现的时候,人物之间冲突的东西都是顺着一个方向去发展,没有什么戏剧冲突,人物之间没有矛盾纠葛。在这些方面应该用人物的舞台行为、行动去产生矛盾、产生冲突。很多很感人的东西不应该拿到幕后,放到舞台上一定会感染更多的观众。另外在舞台呈现的时候,很多东西略显平淡,比如戏的开场三组矛盾上来全部是一种处理方法,如果有些变化,从视觉上就会有新意。还有法官回到家里,儿子请她吃饭,整场戏全部是站在那说,是为了演而演,希望可以更生活更自然。

      谭博 (省艺术研究院院长、国家一级编剧):从体裁上讲,最好不叫纪实话剧,这样会被框住,并且这个概念也不准确,建议以后就叫话剧。关于题材,金桂兰这个人物非常好,并且这个人物就在我们的身边,可感、可触、可学,应该深度去挖掘。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古希腊戏剧是人和神的冲突,传统戏剧是人和人的冲突,现在许多戏剧在讲人和环境的冲突、人和内心的冲突,不管怎样都要有冲突,这就涉及到对人物定位的问题。英模人物的定位应该回归人性,起点一定要低,因为所有的英雄人物都脱胎于凡夫俗子,当我们在舞台上把一个普通人塑造成为英模的时候,舞台人物的塑造就完成了。这部戏里讲了大量的生活琐事,但我们看不到这个人物在生活中的平民性。现在很多英模的戏,人物从开始到结尾是没有变化的。这部戏也是,金桂兰这个人物一出来的起点就很高,没有了升华的空间。要给人物设定一定的困境,设定非常难的障碍,因为从某种角度讲,戏剧人物面对的就是选择,选择才能产生情节的推动。现在给舞台上的金桂兰的选择不够,为什么不够?因为给她设定的困难和障碍不够。我们要透过英雄人物表面的光环来找出他的弱点,因为只有人物存在弱点,才真实可信、才可爱。现在根本看不到主人公的任何弱点。作为一个基层女法官,要面对形形色色的法律问题、家庭等各种问题,一定会有她的软弱点。要在戏中对当下社会的热点和矛盾有所关注。这样会给金桂兰这个人物设定障碍,戏就会有深度。下一步如果要修改提高这部戏的话,可以从以上几个角度考虑一下。戏剧的结构就是讲故事的方式。记者作为报幕人的角色,但在戏里她没对情节产生推动作用,是游离的。如果用这种手段,一定要把它上升到结构和语法上。关于整体的舞台呈现,虽然资金很少,但也要注重细节的问题,比如音乐的问题,现在的音乐既没有烘托情绪也没有推进整个情节,有的地方甚至有点刺耳,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灯光是种语言,不能因为缺少就忽视。总之,这部戏毕竟是12年前写的,那时候金桂兰还在世,6年前她去世了。整体来讲这部戏还是有一定的基础,不应放弃,守着这么好的题材,要紧紧抓住,进一步挖掘深化,修改和提高,希望这部戏能够走得更远。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