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初识秦腔 ——秦腔现代戏《狗儿爷涅槃》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7-04 14:15:47 撰稿人:黑龙江省艺术研究院 李蕊 浏览次数:2437

分享:



   



  “山川不同,便风俗区别,风俗区别,便戏剧存异;普天之下人不同貌, 剧不同腔;京,豫,晋,越,黄梅,二簧,四川高腔,几十种品类;或问:历史最悠久者,文武最正经者,是非最汹汹者?曰:秦腔也。”一段来自作家贾平凹长篇小说《秦腔》的描写 ,让人不由得想去身临其境地感受这古老艺术的魅力。2016年10月17日我们赴西安观摩的第一场演出就是由宁夏演艺集团秦腔剧院创排的《狗儿爷涅槃》。《狗儿爷涅槃》是根据著名编剧刘锦云先生三十年前的同名话剧改编而成的。讲述的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以及改革开放三个重要的历史时期的背景下一代农民的土地情缘。故事大概情节是这样的:祖辈陈老汉遭财主祁永年逼债,抱恨身亡,发家梦碎。父辈狗儿爷于战乱年头,冒着枪林弹雨,舍命不舍财,捡收了祁家15亩好芝麻。很快喜迎翻身解放,狗儿爷有了自己的土地和牲口,祁家那座颇具象征意义的高门楼也如愿分到他的名下。之后狗儿爷又娶了漂亮的媳妇金花,一家人的生活幸福美满。谁知农村开始实行合作化,一切生产资料归集体所有。沉迷于发家致富之中的狗儿爷疯了……改革开放以后他的儿子重拾发家梦,办起采石场,为了修路开矿要推倒高门楼,狗儿爷悲愤之下将自己的土地梦连同高门楼一起付之一炬。

  之前我从未听过秦腔,印象里只存有一些关于秦腔的抽象概念 ,例如“秦腔又称乱弹,是我国西北最古老的戏剧之一”“ 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此等等。而当我真正坐在庆华文化宫剧场里近距离欣赏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到她热情奔放的魅力和经久不衰的活力。随着三组陕西老腔乐队人物群像剪影的出现,满台演员自拉、自弹、自拍、自唱该剧的主题曲 “惊蛰化一犁,春分地气逼。旱田打响雷,圆俺一个梦!” 高亢激昂的音调凸显浓厚的地域特色 ,一下将观众带进 《狗儿爷涅槃》的故事中。该剧以深刻的哲理内涵、浓烈的诗话情感、鲜明的人物形象和创新的舞台呈现给观众带来多样化的审美享受,是深刻和生动的完美结合。在这里,我从以下几个方面谈谈观赏此剧的感受。

  一、古老剧种注入了深刻的思想,秦腔承担起了对国民性进行反思的主题。

  《狗儿爷涅槃》以狗儿爷形象为切入点 ,通过狗儿爷性格的复杂性与独特性、对土地与门楼追求的永恒性与至高性,在社会改革历程的片断式呈现中展示了几十年间中国农村的社会变迁和中国农民的命运变迁,其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反思,更重要的是对一代农民社会心理的关照。剧作者一方面剖析了数千年中国传统文化沉积的普通农民的命运,另一方面也深刻揭露、批判了“左”倾错误对农民和农村经济造成的危害。秦腔粗犷豪放,高昂激越,强烈急促,其声天摇地动,震耳欲聋。 “繁音激楚,热耳酸心,使人血气为之动荡”,正是秦腔的表演特色。相对于典雅雍容的京剧和清丽婉约的黄梅戏,它更能反映三秦大地儿女质朴、热烈、缠绵的性格。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发泄人物内心深处的大喜大悲。秦腔独有的苍凉、悠长、悲悯,将狗儿爷的苦痛和挣扎表现得极为透彻、感人至深。

  二、独具特色的人物设计显示出编剧高超的驾驭力和匠心独到的艺术创造力。

  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是一个作品成功与否的关键。在剧中狗儿爷是一个被囚于几千年的封建意识牢笼里的普通农民,虽然受尽地主的压迫,但在潜意识中,他对土地的占有欲和地主一样强烈。他和祁永年的关系贯穿全剧,两人的关系看似矛盾实则统一,是当时社会环境下人性最自然的体现。狗儿爷一生都向往做“祁永年”,狗儿爷和祁永年原就是同一个人的两面,剧里面经常见祁永年的鬼魂跟他对话,以此来突出一个农民发家致富做地主的强烈愿望,体现出当时农民的保守性和狭隘性。农民和地主合二为一,这样的设计显示出编剧手法的高明。该剧注重刻画人物细腻的心理表现,剧中人物不仅仅是表现主题的载体, 更重要的是人物的人情人性在具体事件发生发展过程中予以展示, 从而调动起观众的情感, 使观众感觉与故事进展和人物命运息息相连,产生了绝佳的剧场效果。扮演狗儿爷的李小雄唱腔声情饱满,做功扎实从容。他完全融入了狗儿爷这个人物之中,一举手一投足,一笑一颦,都是狗儿爷,他把人物的清醒和疯癫状态、把人物的狂喜和绝望状态表现得入木三分。他对人物的语言和动作,对故事的细节都能找到准确而有力的表达。尤其是打倒了地主分田地,祁永年的高门楼由民兵队长李万江做主分给了狗儿爷,狗儿爷给大恩人的一个“飞跪”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男主角凭借高超的演技,在舞台上从容地、有声有色地说服并引领观众走过了狗儿爷跌宕起伏、爱恨交织的几十年。观众不是在看表演,而是在看生活,是在关注狗儿爷命运的发展。男主角那生活化而艺术化的道白,充满激情的吼唱,把人物的喜怒哀乐表达得淋漓尽致,观众情不自禁地随着狗儿爷撕心裂肺、痛彻心肝。

  三、创新的演出样式拓展了戏剧的表现手段,给秦腔带来了新的叙述方式。

  张曼君导演在这部戏中从舞美到表演都采取了虚实相生的手法。舞美简练、集中、画龙点睛。表演,不受时间、空间限制,必要时人物可随意跳进跳出。这部戏的布景直接采用门楼形象,并贯穿全剧。本来作为隐喻的象征,在这里被直接的呈现,力图赋予门楼本身之外更为广泛的视觉含义,并与狗儿爷的命运紧密联系起来。导演用创新的舞台样式,盘活了舞台空间,外化了人物心灵。全剧中对板凳的运用更是令人称道,随着事件的流动,板凳不断被拆卸组合,成为物化的芝麻、逃难的行李、表演的高台、想象中的新娘等。台上必不可少的道具在合理的情况下由演员自己搬上搬下。而且可贵的是,它们与演员的表演并不分离,有时还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狗儿爷涅槃》所有的情节全包容在狗儿爷的回忆之中,全剧不断插入倒叙和回溯的手法,时空流转非常自由。导演让祁永年以鬼魂的形式出现,舞台上的祁永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飘忽不定,在重点的戏曲场面之间穿针引线,连缀起人物命运的各个重要时期,并介绍故事背景,交代人物关系,表现灵魂对话,不仅解决了时空转换的问题,又恰如其分地烘托了人物和剧情,还有助于揭示地主与贫农的矛盾冲突,深化演出的思想内涵。

  《狗儿爷涅槃》演出结束后观众反响热烈,好评如潮。在戏曲走向滑坡的今天 ,秦腔现代戏《狗儿爷》的火爆 ,让我们感到为之一振 ,仿佛看到了戏曲的希望 。虽然演出在部分观众的印象里很可能只留下“好看 ”两个字,但我想这就足够了 。看戏本来就是我们生活中的一种娱乐方式 ,只是现在这种方式得不到大家的青睐。也许正因为“好看”观众会再次走进剧场。所以让观众觉得“好看”,是现在文艺工作者最希望看到的 ,也是最需要去做的。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