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战马》的启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8-08 14:15:03 撰稿人:省艺术研究院 郭玲玲 浏览次数:2594

分享:



   

       舞台剧《战马》改编自英国作家麦克·莫波格的同名小说,其英文版早在2007年便已诞生,是由英国国家剧院和南非“掌上乾坤”偶剧团首次合作呈现的。2009年起在伦敦西区进行驻场演出,2011年进驻了百老汇。这是一部在英国戏剧界影响颇深的舞台剧,甚至被称为英国的“国宝”级作品。但我国大多数人知道《战马》,却是通过2011年登陆国内各大院线的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同名电影。这部两个半小时的电影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多数人只知道这是一部贴上斯皮尔伯格标签的电影,但却鲜有人知道他正是看过《战马》的舞台剧版本后,才萌生了将小说改编成电影的想法的。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是先看了其电影,于是,在2013年底看到中国国家话剧院与英国国家剧院签约,引进舞台剧《战马》的新闻时,是充满了期待和怀疑的,一方面期待着这样一部宏篇巨制的到来,另一方面也对国家话剧院能否完美呈现而感到担忧,毕竟“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结果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历经一年的艰苦训练,《战马》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亮相北京,并参加了2015年在上海举办的第十七届中国国际艺术节。有幸在上海观看了该剧,担心之感荡然无存。

  先说说内容吧。英国小镇德温郡里,酒醉的泰德跟自己的弟弟斗气用30英镑拍下了一匹并不适合种地的小马,儿子阿尔伯特给小马起名乔伊,开始训练它。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阿尔伯特和乔伊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战爆发了,泰德将乔伊卖给了军队,阿尔伯特被迫与乔伊分开。乔伊在战争中作为战马冲锋过、作为敌方被俘过、作为医疗队运送过伤员、作为牲畜拉过武器弹药,而阿尔伯特在战争中苟活也只有一个信念——找到乔伊。最终,一人一马在历经千难万险后重逢了。

  毋庸置疑,说到底这是一部讲述战争与和平的舞台剧。对于战争题材的东西,我素来不感兴趣。提到战争总离不开血肉横飞的场面、残忍歹毒的敌人、善良无辜的百姓,尽管结局都是正义战胜邪恶,但过程却总让人有虐心的感觉。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方式来演绎呢?《战马》给了我一次惊艳的体会: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一战,所有的人都是那场战争中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所有的情感都在呼唤着“和平”,但它却没有撕心裂肺的死亡、没有歇斯底里的痛苦、没有触目惊心的血流成河……通篇围绕阿尔伯特与乔伊的互相寻找、互相等待而展开,穿插着一个又一个生动的形象,真实而可信,人与人的信任、人对马的坚守、马对人的忠诚、战马之间的情谊,有如一条涓涓细流,温润的流过每个人的心田。

  观看过后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感想,竟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点赞。我知道,不是我的文字有多精彩,而是大家在为《战马》点赞。我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部小说会被改编成舞台剧、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为什么舞台剧又能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演出超过4000场,问世了包括英语、德语、荷兰语和中文在内的四个版本。战争与和平是永恒的主题,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它所传递的思想都能够引发深刻的思考。但它又不用于以往的战争题材,不以人物命运为主线,不以人物塑造为主要任务,另辟蹊径,以战马乔伊为主人公,将它在这场战争中曲折的遭遇娓娓道来。人,在战争的洪流中尚且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死,更何况马?即使它有着健壮的身形、强有力的四肢,却也只能被套上枷锁在战争中挣扎。相比写人的故事,以马的视角切入,则更催人泪下,战争的残酷也更直接、更赤裸裸的被揭示出来。

  这也让我联想到了我们当下的创作情况。喊了很多年“剧本荒”,不是没有剧本,而是没有好剧本。为避免盲目创作,题材规划会也是一开再开,选题、选题还是选题,永远在强调选题的重要性。可《战马》的题材新吗?战争与和平,这一主题的作品在国内也已数不胜数了,我们的剧作家如今触碰到这一题材时可能都懒得动笔了。但这部创作于1982年的小说,在二十一世纪的舞台上却仍然大放异彩,原因何在?还是故事,还是情感!无论多新的主题,没有一个好的故事,没有动人的情感,决不会是一部好作品,而无论多么老生常谈的主题,找到了好的载体,都会让主题得以升华。乔伊和阿尔伯特被迫分别,这一别竟然就是四年,四年后的战地医院里,两个伤痕累累的老朋友认出了彼此的声音,相拥而泣。试问,这样的情感又有谁能不为之感动呢?还有钟声的运用,在这部戏中一共响起了两次,战争开始和战争结束,一样的钟声,不一样的心境,四年时间带走了多少亲人和朋友,和平是如此的来之不易,看罢该剧内心又何止是震撼呢?所以,题材是重要,但更要的还是故事和情感,谁说主旋律的剧本就注定不好看?严肃的内核更需要生动的外衣,宏大的叙事更需要细腻的情感。如果结构的故事,连自己都感动不了,那不管主题有多梦幻,结果都会徒劳无功。

  再说说舞台上的战马,它由三人一组进行操作。起初,的确有些不适应,关注点更多的放在了操作者的身上,总有一种马被人牵着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快就随着剧情的展开而消失了。舞台上的乔伊逐渐有了性格,有了与人沟通的能力,惟妙惟肖的肢体语言,让观众很自然地就忽视了操作者的存在。马偶似乎有了生命,有了灵魂,不仅是马,舞台上所有动物的都活了。那只总喜欢跟在人身后啄脚后跟的小鹅,每次试图尾随罗西进入房间,却都被房门挡住去路时,观众都会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因为大家看到的不是明晃晃握着操作杆的那个人,而只是看到了一只调皮可爱的小白鹅;德国士兵刚刚死去就飞来啄食尸体的老鹰,那锋利的鹰喙在尸体的胸膛凶狠的叨啄时,观众们早已忘记这是被人操作的鹰偶,瞬间便毛骨悚然起来。这是为什么?有演员饰演的舞台剧,我们偶尔都会有出戏的感觉,会清楚地意识到,这是假的、那是假的,而《战马》中所有的木偶都没有任何掩饰,却让观众自动屏蔽了所有的木偶提线和机关。当然这离不开舞台假定性的作用,但归根到底,这些动物的加入时机、其动作、神态都太恰到好处,主创人员充分了解了它们的习性,就像斯坦尼体系讲的“体验”一样,演员要体验所扮演角色的生活。据悉,《战马》操作者最初训练的并不是技艺,而是与马共同生活一段时间,熟悉马的一切,甚至不同呼吸的节奏所代表的情绪。基础工作做到如此精细的地步,就不难理解舞台上最大程度的以假乱真了。

  《战马》吸引我的地方还在于其极简的舞美设计,可能由于战马体积较大,行动起来需要更多的空间来支撑,所以也就决定了不可能有太多写实的布景与道具。但化繁为简,一道门、一扇窗、移动变换的围栏,却让舞台变得空灵与写意起来。灯光的运用也不复杂,摒弃了光怪陆离变换多端的色彩,仅用单一色调的灯光,却将一战的沉重烘托得更为透彻。整个舞台设计大气磅礴、时空的转换自然流畅,强弱光交替,时而温暖、时而冷峻,战争与和平的主题就在这冷暖光的切换中跃然而出。这也让我想到了我们国内的舞台艺术作品,但凡提到精品,必是大手笔大制作,似乎舞美设计极尽奢华俨然已称为精品的标准之一了,不花个几百万都不好意思去参加各项评奖。诚然,完全按照英国国家剧院《战马》技术标准打造的中文版,由于国内舞台硬件和软件的限制,大量设备需从国外进口的缘故,其造价也不菲,但它的出发点却绝非为了华丽的舞台效果。反观目前国内一些戏曲剧目,舞美设计宏大,转台、高台层出不穷,且不说演员跑圆场都无处下脚,连戏曲中“以鞭代马、以桨代船”的抽象写意精髓都给扔到了脑后,这样的精品真不知“精”在哪里?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的,舞美设计是为整部作品的风格呈现及氛围营造来服务的,不要喧宾夺主、更不要哗众取宠,恰当的舞美设计是没有多余的舞台语汇的,切记过犹不及。

  无论从内容、主题还是技术层面,《战马》都是一部成熟的作品,取得成功是意料之中的。但不得不说此次中国国家话剧院与英国国家剧院进行合作,完全按照英国业已成熟的营销模式进行宣传推广和售票,的确弥补了我国艺术产品市场营销方面的不足。至少我还是头一次见识艺术作品通过“互联网+战略”来发起众筹项目,这是一种全新的融资方式,刷新了我对这一传统行业的认知。尽管多年来,戏剧产业化、商业化在不断推进,但似乎仍未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我曾以为市场细分是出路,可如今看到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双赢的《战马》,又让我开始否定自己的观点了。金融手段的不断创新,已远非我们所能想象的,而我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观念已落后太多了。这次两国的合作不仅给我们带来了艺术的欣赏、技术的更新,更重要的是观念的重塑,未来的戏剧竞争将不仅仅在舞台上,而将延伸到舞台下更广泛的产业化领域,这也是我们不该忽视的一项研究课题。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