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战争背景下人性之花的诗意绽放 ——舞台剧《战马》观后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8-15 14:14:27 撰稿人:省艺术研究院 李凤臣 浏览次数:2561

分享:



   

      通常,一部剧作上演后,即便是获得成功的,在一些挑剔观众的眼中也会多有瑕疵,那些胃口刁钻的评论家们更是诟病连连。而舞台剧《战马》自2007年在英国皇家剧院首演,近十年来世界各地的观众交口称赞,各大媒体及评论界也是赞誉有加,鲜有异议。所以这匹能让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一致折服,能让评论界那些吹毛求疵的话痨们无语的《战马》,不能不说是戏剧舞台上的一个奇迹。

  中文版《战马》同样让中国观众感到了震撼。走出剧场,舞台上眼花缭乱的特技;3D电影般令人惊悚而刺激的音效;由人工操控的战马活灵活现的扬鬃甩尾,奔驰嘶鸣,以及全剧催人泪下的故事,始终在脑海中盘桓、萦绕,挥之不去。

  震撼之余,回味这餐舞台盛宴,梳理其之所以俘获观众的理由,以自己的浅见,深感《战马》打动我的主要有两点:首先是在惨烈的血与火的战争大背景下,对人类个体生命中潜在的人文情怀淋漓尽致的展示。再者就是令观众惊艳并叹为观止的独特艺术表现形式。

  舞台剧《战马》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背景展开的。与以往战争题材不同的是,它没有将宏大的战争场面和彪炳史册的著名战役做为叙事主体,而是以少年艾尔波特不顾炮火纷飞,一路寻找他的爱马乔伊,以及乔伊在战场上所历经的磨难作为贯穿全剧的行动线,演绎了一场人马奇缘,普世大爱的绝唱。剧中的艾尔波特,身为一个少年,一个尚未成人的孩子,作家并没有赋予他什么崇高的理想和建立丰功伟绩的志向,他只是以一个孩子朴素的爱心,为爱去寻找、为爱被裹挟到血雨腥风的战场。可见作家的着力点所在。即彰显人类大爱,呼唤和平。

  基于作者这样一种理念,随着剧情的演进,全剧最触动人心的桥段出现了。当战马乔伊跨越铁丝网时受阻,被刮伤,血流不止、生命垂危。这时敌我两方居然停止交火。一位德国士兵竟然与英国士兵争抢着要解救受重伤的战马乔伊。在我们惯常的思维中,战争中的德国人就是杀人如麻的狂人,是灭绝人性的魔鬼,而《战马》中德国士兵出人预料的行为却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另一面。农庄里的小女孩艾米丽,在炮火频频袭来时,不肯逃离,认可死掉也要守护着受伤的战马乔伊。孩子的行为深深触动了德国士兵,让他从心底感受到了被政治裹挟,为统治者充当炮灰的悲哀。这是作家对人性的深刻解读,对战争的理性反思。而这一切都是由战马乔伊的遭遇而引发发的。艾尔伯特和小女孩艾米丽对生命本能的爱和敬畏,触碰到了冷酷的德国士兵灵魂深处最柔软、最温暖的地方,使他那颗冰冷的心瞬间融化在人间温情和理性阳光之中。

  在我们为这动人的一幕而唏嘘感叹,而热泪盈眶的同时,不得不为作者处理战争类题材所选取的视角而心生敬佩。作家的笔触没有仅仅停留在对宏大战事以及敌我双方血与火的生死角逐的描摹上,只是向我们讲述了少年艾尔波特与战马乔伊一段充满温情的寻爱经历。而恰恰这段充满诗意的寻爱历程折射出战争的残酷和人类良知的复苏和觉醒。扣人心弦,感人至深。

  舞台剧《战马》在世界戏剧史上无疑是一部里程碑似的剧作,两个小时的视觉旅行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们似乎都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震撼,这种震撼已远远超出剧情本身所带来的触动。我想这种震撼应该是一种理念上的警醒。我们不能不对我们以往的思维方式、创作理念和艺术主张进行一番反思。

  反观我们以往一些战争类题材的作品,作家的视角往往一味投向什么史诗、什么宏大叙事,板着面孔,一切从概念出发,盲目追求一种高大上的鸿篇巨制,所塑造的人物,没有体温、缺少血肉,怎么能打动观众。这样的作品是经不住时间检验的。很显然,我们的理念与艺术创作规律出现了偏差。用俗话讲我们是使过了劲,使偏了劲。其结果适得其反。而我们熟知的同类题材的作品,如:拉斯普京的小说《活下去,并且要记住》,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以及舞台剧《战马》。面对这类的大题材,作者往往从微观处入手,紧紧把握人性在每个生命节点处最本真的自然流露,着力于个体生命与时代大背景的交融与碰撞。这样的作品往往更接近生活的本质,更能打动人心,也更具普世价值。起到了举重若轻和四两拨千斤的功效,也往往成为了真正的史诗。

  我想舞台剧《战马》带给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创作理念上的警醒。这对我们未来的创作至关重要。

  舞台剧《战马》的另一个亮点,就是它独特的让人惊艳的艺术表现形式。以往的舞台剧,少有动物与人同台演出,况且战马乔伊是作为全剧的主角登场。制作者首先就给观众提供了一个新奇的,不同凡俗的看点。而战马乔伊又是一匹由人工操控的马偶。这种与现实生活的间离凸显了舞台剧的假定性元素。随着剧情的进展,人们对舞台上的乔伊多出的四条腿和裸露身外的人工骨架已忽略不计。似马非马的乔伊作为一种全新的舞台语言,让观众很自然地突破了他们的接受边界。在他们的心目中,马偶乔伊已有了生命、有了血肉、有了灵魂。留给观众的不是对其真假属性的确认,只有对乔伊命运的担忧、感叹甚至流泪。他比斯皮尔伯格电影版的《战马》以及小说原著里的乔伊更具魅力,这也正是舞台剧的假定性、虚拟性和写意性的魅力所在。

  舞台剧《战马》对时空转换的处理也正是因循了这种虚拟性和写意性的手法。几根长木棍,旋转之中,就从宁静的农庄转换到了炮火纷飞的战场,简洁、精妙,毫不拖泥带水。感叹之余又让我们感到眼熟。这不正是中国传统戏曲早已延用的表现手法吗?如今被西方的艺术家们如此贴切地植入他们的作品之中。可见艺术是没有国界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轻慢和忽略了传统文化中的精华,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所以说,舞台剧《战马》给我们的另一个启示就是:文化的疆域辽阔无边,没有边界。真正的艺术家要善于发现、吸纳,整合和融会贯通。舞台剧《战马》做到了。这也正是它能折服不同种族观众的根本所在。

  舞台剧《战马》对天幕的运用也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整个天幕就像一幅边缘残损的老照片,战马奔驰,炮火连天,士兵的鲜血洇染出的红罂粟,一一沉潜、漫漶其中。它是历史的回声和背影,它所折射出的战争的惨烈,与舞台上关于生命和爱的娓娓道来,一动一静,形成鲜明对比,又浑然一体。它以全新的舞台语言,对那段厚重的历史进行了别样的回顾和解读。这与本届上海戏剧节所倡导的“传统元素,当代表达”的宗旨是相契合的。而同样的“传统元素,当代表达”,舞台剧《战马》又不像《理查三世》《拥抱麦克白》那样晦涩,那样让普通观众难以解读。原因就是《战马》有一个完整而动人的故事,有一群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这就奠定了它在众多舞台艺术中即高端而又大众的艺术地位。在我们正被如何拓展舞台剧生存空间而困扰的当下,《战马》的艺术取向无疑带给我们一个新的启示。

  舞台剧《战马》在国际舞台获得空前成功。然而任何一部艺术作品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看过演出后,剧中一个关键性情节的处理就让我感到不尽人意,那就是全剧接近尾声处,艾尔伯特历尽艰险,最终与战马乔伊相遇的细节处理得过于平淡。当时因乔伊身受重伤,难以治愈,马上要被击毙,而艾尔伯特也在炮火中双目失明。他们彼此间凭借着气味和声音就认出了对方。这本该是全剧中人物心理动作达到高潮的时段,也是最能激起观众情感波澜的关键细节,而舞台上却处理得轻描淡写。我没有看过国外版的《战马》,是西方的艺术家们有意理性地淡化过于张扬的情感迸发?还是中文版的导演和演员们对本该是全剧高潮时段的处理上欠了火候?这始终让我困惑着。

  所谓瑕不掩瑜。况且,我所认为的瑕疵,可能也属吹毛求疵,更可能是我的感觉与作者的创作动机出现了偏差。总而言之我喜欢舞台剧《战马》,它的确是戏剧舞台上的一匹卓尔不群的骏马。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