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一张桌,一个人,一出戏 ——观独角戏《理查三世》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11-27 17:24:31 撰稿人: 省艺术研究院 王彩君 浏览次数:2325

分享:



   

      《理查三世》作为2015第十一届上海当代戏剧节、2015第九届上海国际小剧场戏剧节和2015第八届国际剧协亚太区戏剧院校戏剧节参演剧目,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戏剧沙龙如期上演,演出单位上海戏剧学院。

  《理查三世》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同名历史剧,然而这一次,导演抛弃了剧本中除主人公之外的所有角色,将理查一人独自扔在舞台上。聚光灯下,理查孑然一身,他将怎样演绎人生的这出独角戏?作品中体现了奇幻乖张的导演语汇,铺张怪异的美学风格,观演关系新奇。

  《理查三世》的创作团队的人员少而精,导演马俊丰是上海戏剧学院先锋戏剧导演,由他执导的新加坡戏剧大师郭宝崑的巅峰之作《郑和的后代》,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反响热烈。他的作品时空自由错乱,情节天马行空、辛辣诙谐,导演风格独特而印记鲜明。而《理查三世》依旧延续了其以往的美学风格。

  本剧唯一的演员谷京盛是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研究生,2010年夏天,还在上戏读书的他,参加了铃木忠志工作坊的志愿者。此经历使其能在独角戏《理查三世》中将理查这个人物的内心挣扎和其性格的多面性表现的淋漓尽致。演出结束后,有观众产生了演员是否在演出完理查这个人物时会不会精神分裂的疑问,可见演员在演出过程中的全情投入和表演功底。

  舞台美术徐肖寰是近年来频有佳作的优秀的设计师,制作人丁盛有颇深的戏剧理论造诣。这样一只精干的队伍给我们上演了一出不同以往的解构的《理查三世》。

  下面我将从以下几方面分析一下独角戏《理查三世》。

                                                                                             对经典的重构

  在今天,我们该如何演绎莎士比亚的经典巨作?最简单也最常见的方法,莫过于按原作演出。当然也可以加入现代布景与服装,甚至把故事发生的年代做一下改变。如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威尼斯商人》就用上了转门,英国TNT剧团的《奥赛罗》则是穿着西装演的。林兆华导演的《哈姆雷特》,则把国王的宝座,换成了理发室的剃头椅子。从权力象征的宝座到人人都可以坐的剃头椅子,不是一个简单的替换,而是解读视角的转变。另一种,就是将莎剧作为创作的土壤或资料库,围绕其中的一二事,或围绕一二人,重新构思,以现代或后现代的形式,延续、拓展莎士比亚原作的精神内涵。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曹路生的《谁杀了国王?》就是其中的代表。西方后现代戏剧是后现代文化的伴随物。德国柏林艺术学院教授尤根?霍夫曼明确地提出了后现代主义戏剧的三个特征是:非线性剧作、戏剧结构、反文法表演。中国后现代戏剧的兴起,主要是受欧美后现代主义戏剧潮流的影响。通过戏剧文本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后现代戏剧的特征——反叙事:剪接和拼贴。戏剧通常的叙事结构是以感性发展的故事所形成的各种谋篇布局的方式,而后现代戏剧则把剪接和拼贴作为结构原则。

  而《理查三世》,则是后者。导演抛弃了原作中的众多人物,只留下理查一人。

  理查天生陋相,开场时他就描述自己“天生我一副畸形陋相,不适于调情弄爱”,他对自己的状况很痛苦,“就只好打定主意以歹徒自许,专事仇视眼前的闲情逸致了”。接下来编创者们选了原作中理查讨好安夫人——亨利六世子爱德华之寡妻这一事件。他对观众吐露,“我这个杀死了她丈夫和他父王的人,要在她极度悲愤之余娶过她来”。尽管安夫人对理查有偏见,但是在他的恳求下,还是同意嫁给他。他用花言巧语追求到安之后,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我把她搞到手了!有哪个女人是这样被搞到手的?”

  激情过后,他陷入了空虚。他内心希望的却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的爱情。在他的生命中,从没有哪个女人像朱丽叶爱罗密欧那样爱过他。导演设计了让理查邀请在场的一位女观众和他一起演绎罗密欧与朱丽叶,最后相拥跳舞。这才是他想要的爱情。然而,现实却是一个梦魇,是一片无尽的黑暗,那样简单的生活,是如此的可望而不可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内心重新陷入欲望的挣扎之中……

  当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世界上孤身一人,甚至憎恨自己。“天下无人爱怜我了;我即便死去,也没有一个人会来同情我;当然,我自己都找不出一点值得我自己怜惜的东西,何况旁人呢?”最后,理查开始后悔自己犯下的罪恶,可是已经太晚了。他一生受欲望驱使,不择手段,然而目的达到、欲望满足之后却仍是陷入无尽的空虚。

  剧中的理查活到了140岁,他开始反省自己过往的生活,他不喜欢自己的故事,也不喜欢他做过的那些事和说过的那些话。他讨厌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

  下半场,理查回到了14岁。正直翩翩少年,充满激情,他想到拥有一切,对食物、女人、王位都充满了饥渴。他无法控制他那充满欲望的手,他常常心情烦乱,无法平静。他声嘶力竭地喊道:“一匹马!一匹马!用我的王位换一匹马!”最后他疯狂地掀起桌上的帘布,桌上的食物散落一地,露出了桌子周围和下面那许多只代表欲望的手。此时马成了反讽与隐喻,成了那个他心中永远无法追逐到的东西。理查到底想过怎样的生活?他到底要什么?这是他的问题,也是今天我们每一个人的问题。

  编创者让这样一个英国历史人物,与现代人、与我们的当下生活连接起来,从“人人都是理查”这个视角出发重构了原作。

                                                                                      突出了独角戏的特点

  独角戏是指单人直接面对观众的演说式的表演形式。它与一般舞台演出不同,由于表演形式的局限,往往篇幅短小,情节单一,并不以情节的完整和故事的曲折离奇见长,为了能让观众全身心并始终如一地观看演出,演出时间一般控制在60分钟左右。独角戏最大的特点就是人物的内心独白。演员用语言将自己的内心外化,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绪,展现人物内心隐藏的多面性。剧一开始演员谷京盛用低沉却如洪钟般地声音念出了那段著名的独白:“我天生一副畸形陋相,不适于调情弄爱……”如一记重拳打在观众的心口,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理查内心的自卑及复杂的心里活动。当140岁的理查喃喃地说着:“当140岁的理查送走了139岁的理查,当139岁的理查送走了138岁的理查……”时,观众难免对这位人性泯灭,诡计多端的暴君寂寥的内心独白深深打动,随着舞台周围上方悬吊的小灯逐一闪过,观众们跟着回想自己过往的人生,净化心灵。

  舞台表演,很多时候是能量的传递与交换。一出独角戏除内容之外,演员的表演也至关重要。谷京盛在一个小时的演出中,各种情绪自如转换,或沉思,或癫狂,或激情昂扬,张驰有度,拿捏得很有分寸感。正如他说“要用能量在无望的世界里寻找希望。”铃木忠志认为,戏剧演出中,演员自身的“动物性能量”比“机械性能量”更为重要,显然,铃木忠志方法对谷京盛的这种想法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引入浸没式戏剧形式

  浸没式戏剧(Immersive Theatre)的概念最早起源于英国,近年来在国际上十分流行,它打破传统戏剧演员在台上演,观众坐台下看的观演方式,观众不再是坐在剧场的座椅之上,而是在一个演剧空间里主动地探索剧情,演员在表演空间中移动,观众也是采取更自性的观看方式,全身心地进入剧场情境,甚至有可能和演员一起参与其中。在体验浸没式戏剧时根据观剧视角的不同,和个人经历的不同,剧情可能会呈现出相应的不同。

  在《理查三世》中,导演拆除了观众席,让观众站着看剧,你可以原地不动,也可以随着剧情的发展流动着看剧,演员就在观众中间表演。

  一入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摆满了食物的长方形餐桌,餐桌上还摆放着各种各样张开的断手。餐桌的另一头,演员谷京盛披头散发老态龙钟地静坐在一把椅子上,他纹丝不动地坐着。这强烈的视觉效果将观众马上带入导演设计好的情景中,出于好奇观众围看摆在桌上的东西,有的走过去看演员,甚至还有的过去和演员合影。其实在进场的那一刻戏就开始了。正如彼得布鲁克说的那样——一个人穿过舞台的话,就是一场戏。当开场音乐停下,演员仍然纹丝不动地又坐了一会。开始观众万万没想到桌上摆的点心、水果与啤酒,是可以吃的。当上半场结束时,理查吃着桌子上的水果回头指向观众边吃边说:“谁也不许动,那是我的……”直至他走出剧场时,观众才恍然大悟,桌上摆的东西是可以吃的。

  这个剧虽然引入了浸没式戏剧这种戏剧形式,但真的也只是外在形式,并未领略到浸没式戏剧的真正内涵——观众从被动接受到主动选择,从旁观到参与和在体验浸没式戏剧时根据观剧视角的不同、个人经历的不同,剧情也会呈现出相应的不同。

                                                                                      诠释了小剧场的观演关系

  小剧场话剧没有固定不变的舞台,也没有固定不变的观众席,它不仅仅是剧场空间上的改变和拉近了观演距离,更能提供演员心理深入的可能性,增强了观众和演员之间的情感交流,戏剧呈现方式生活化。所以人们更应该从质感和品格来对小剧场和大剧场加以区分。

  独角戏《理查三世》导演对空间的把握及对演员的调动都值得称赞。演员在观众中演,观众围着演员观看,看得见演员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甚至可以感受到演员的呼吸。当理查疯狂地摇晃着象征安夫人的酒瓶时,我似乎被他的癫狂吓到,当理查钻到桌子底下,把脑袋钻过桌上的洞和自己的手对话,并用自己的手殴打自己的头时,他内心的分裂让观众感受的真真切切。理查在观众之间倒立,在观众眼前快速地腾挪,从一个动作到另一个动作,让观众目不暇接,视线牢牢地被牵引住。不得不说这是小剧场的魅力所在——演员情感细微变化和整个演出环境的综合信息的传递,使观众对规定的情境感知为自己就是事件发生时的目击者或参与者。

          

  参考文献:

  1. 吴戈,《中国新时期内地话剧表演艺术勾勒》,《剧作家》,2015年第5期和第6期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