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秦腔《李十三》的编剧艺术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7-20 10:52:11 撰稿人:黑龙江省艺术研究院 岳莹 浏览次数:1159

分享:



   

  第十五届中国戏剧节圆满落幕了。此次盛事精品荟萃,好戏连台,至今回味,意犹未尽。其中尤以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眉碗团的秦腔碗碗腔《李十三》为最。《李十三》取材于清代大剧作家李芳桂的跌宕多舛的一生命运,生动再现了其为民族戏曲做出的奉献和他“为民写戏,为事立言”的文人担当,同时展现清代中期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和历史现实。一部地方戏曲能在众多大戏之中脱颖而出,并且不媚俗不猎奇给人以惊艳之感,笔者认为更多源于主创的成熟老道。该剧立足历史现实,立意深远,故事情节不枝不蔓,唱词念白苍劲雅致,体现了编者的功力,让人不由得从内心深处叫一声好。
  亮点一:题材选择见微知著
  展现人物生平的剧作不好写,在一个人丰富而漫长的一生中撷取几个事件呈现在舞台上表现其复杂的性格、思想、经历,事件一定要非常典型。为陕西戏曲名家李十三立传难度更大。李十三,原名李芳桂,是碗碗腔这个地方剧种创作的泰斗级人物,在他十几年的创作生涯里留下了“十大本”传世即八部本戏、二部折子戏,是我国戏曲文化的经典。写这样一个人物不但要写其生命历程,还要写他的创作历程,写他的作品影响和创作精神,然而短短的两个小时的舞台呈现很难做到面面俱到。编剧几易其稿,最终立足展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关学精神和抱负担当,截取其生平几个片段见微知著。比如,开场写李十三在私塾教学的情节,我们看到的是他教授孩子们读《大学》三纲,展现的是李十三教书育人的文人情怀。实际上李十三一生仕途坎坷,十九岁考中秀才,三十九岁才中举,五十一岁候补知县,终是无缘官场。身为失意文人,虽寄情于戏,但仍然传道授业解惑,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辛酸与悲愤的内心世界。情节设置典型而合理,以小见大。再如,在李十三“月夜创作”这一场戏中,醉梦里作品中的人物一个个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无论是柔弱多情的黄桂英、飒爽英武的吕更娘,还是聪明干练的谢瑶环,他们都寄托了李十三对底层百姓的关注和美好的愿望,他为民写戏,以戏抒怀,针砭时弊,通过与戏中人物的对话,表现其“官清民自安”的政治理想。
  剧中有主副两条线索,主线是李十三与他的同窗田东升的矛盾,副线是李十三与他的妻子的感情,双线同时推进,相得益彰,既扩大了戏剧的张力,又丰满了人物形象。黑格尔说“戏剧在本质上需引起冲突”,主线中李十三与田东升的矛盾,表面上是人物冲突,实际上更是观念冲突,价值观冲突。无论是对碗碗腔的创作态度,还是对民间艺人的认识,二人想法截然不同,一个是屠杀剿灭,不择手段的贪婪暴虐,一个是爱戏爱民,以身殉戏的执着不屈,田东升的平步青云从反面衬托了李芳桂的人生既伟大又悲壮。最终他发出了悲叹“你怎能挥利刃将文脉斩断,你怎忍清音雅韵拔本塞源”,这一声声悲叹既是对当时政治黑暗的控诉,也是他对“文脉永相传”的美好期望。到此完成了对主题的深化与开掘,彰显了文脉与国脉相连的时代之音。
  亮点二:艺术手法虚实结合
  戏剧情节的艺术魅力之一在于引人入胜,本剧编剧的精心设计多种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段使得观众的心随着情节的展开起落开合,渐次聚积,高潮迭起。其一是戏剧情境虚实结合,场景设置写意与写实交叉融合,时空转换自由灵活。在“思亲”这一场戏中,真实与梦境两个场景同时在舞台两端上映,一边是思念妻子,陷入创作之苦的李芳桂,一边是在家乡贫病交加,又怕丈夫担心的蔺若莲,夫妻二人相隔万里的超时空对话将伉俪深情表现的淋漓尽致、感人至深,让人觉得咫尺天涯,增加了艺术的渲染力。其二是表现手法虚实结合。剧中“月夜创作”这一场将李十三作品中的虚拟人物具象化可谓神来之笔,让戏剧名家的创作过程具体可感,并且在李十三与他创作的人物的对话中更见其真性情,用形象的力量艺术化地表现了李十三作品的魅力,给人以美的享受,更直观地了解剧作家的精神世界。其三是人物设置虚实结合。编者坦言《李十三》有真实,也有虚构。明代戏曲理论家王骥德在其专著《曲律》中说:“剧戏之道,出之贵实,而用之贵虚”,明确地道出艺术创作中生活真实与虚构想象的辩证关系。李十三人物事件来源于生活,素材依据于历史,而田东升等人物却是虚构的,编剧刻画艺术形象又不拘泥于框架设置局限,手法自由,使艺术形象更丰满。
  亮点三:个性人物真实立体
  《李十三》的人物形象立体而纵深,得益于真情感人,真心动人,不是为了塑造而塑造,而是切实抓住了一代名家李芳桂的“魂魄”所在,体现了他的精神世界。
  首先,完整展现了人物思想变化的过程。高行健说戏剧是过程、变化、对比、发现、惊奇,而人物形象在这一戏剧化的过程中自然彰显。《李十三》的深刻之就处在于把一位清代文人的思想转变过程生动贴切地呈现出来了。年轻时的李十三听从父亲的教导一心只想考取功名,经年受挫,仕途无名的他依然保留着为国为民的真心,从19岁的秀才到62岁“离经叛道”的戏痴,这一转变与其说是当时社会禁锢下的无奈之举,莫若说是他寄情于戏,以戏为民立命、为事立言的一种自主选择,更见他“忧民之忧,乐民之乐”的文化人格。
  其次,共性与个性并存。
  主要人物一定是他们这个时代的思想的代表,李芳桂身上的时代印记是大部分清代文人所共同具备的特点。然而他又如此独特,剧中着力刻画了他的“痴”——为戏而痴。他的痴迷甚至显得有些单纯和童真,反而具备了与众不同的魅力。创作《火焰驹》是反复推敲的忘情忘我的细节,“几十年守青灯毫抽髭捻”,足见他用生命创作的态度。田东升拷打皮影班主,为了救出艺人兄弟,他宁愿丢了官职放弃仕途。他刻画戏曲人物呼唤正义终致他被朝廷追杀以身殉戏。他以戏为生命,因为这是他当时为国为民寻求出路的唯一途径。“李十三的意义在于,他是带着自身的困境在寻求突围,因而具有不可替代的生命个性,这种个性就是李芳桂戏剧还活着、并且还将继续活着的理由”,所以他受人敬仰,享誉剧坛,彪炳千秋。
  最后,人物真情实感令人动容。“荒野出逃”一场是剧中的重头戏,近几年戏曲舞台上很少见如此让人酣畅淋漓的的大段唱词了——“我为你耗尽了毕生血汗/我为你甘清贫忍脊受寒/我为你辜负了父亲遗愿/我为你愧对妻儿和祖先/我为你功名割除职罢免/我为你成钦犯亡命天边”唱段不仅细腻的刻画了人物此情此景下复杂心理,宣泄了李十三对戏剧的挚爱深情和有志难酬的矛盾心情。“天啊,你贫我、罪我、绝我、杀我,赶尽杀绝心何安!恨恨恨,苍天你不把乾坤扭转!恨苍天你不把黑暗世道来推翻!恨苍天你不把贪官杀完!恨苍天你不解黎民倒悬!恨苍天你为何不杀尽恶霸凶顽!”一声声“天问”饱含了李十三的强烈的愤懑之情和文人担当,饱满了戏剧大师“唤民众、救苍生”“不羡官不慕贵真情凝笔端”的悲剧形象,而且提升了期盼河清海晏、中华文脉代代相传的主题立意。“夫妻离别”一场也感人至深。面对官兵的围剿,李芳桂和妻子即将生离死别,妻子一句“我还没和你过够啊”撕心裂肺的唱词,唱得人痛彻心扉,潸然泪下,让人不由得为李芳桂的为戏殉道而扼腕叹息。编剧妙笔入心入骨,情真意切。
  值得一提的是,本剧的二次创作也堪称一流。以导演为首的二度创作团队的精彩奉献让艺术作品有一个高品质的整体的呈现。无论是李建平导演“戏中戏”表现手法的设计,还是梅花奖”得主、一级演员谭建勋张弛有度、酣畅淋漓的表演,亦或音乐的刚柔相济,纵横捭阖,都令人赞叹。强强联合,优势互补是臻化艺术境界的有效捷径。这也为我省的戏曲舞台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以他人之长弥补我们的短板,使我省戏曲艺术更加完美地呈现出来,整体地彰显院团的艺术实力。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