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让人拍案叫绝的秦腔碗碗腔《李十三》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7-20 10:54:46 撰稿人:黑龙江省艺术研究院 刘迎新 浏览次数:1152

分享:



   

  看罢秦腔、碗碗腔历史剧《李十三》,不禁拍案叫绝!一为主演谭建勋将李十三与碗碗腔剧本创作的起浮人生叫绝;二为编剧塑造出伟大的剧作家李十三和撰写的行云流水般层层递进的戏词叫绝;三为导演二度创作中运用时空自由的手法、在有限的时间内以“戏中戏”的形式展现李十三的剧本创作及其剧本人物叫绝!全剧令人印象深刻,同时也引发出许多思考。
  李十三,本名李芳桂,清代著名剧作家,可谓中国戏曲史上彪炳千秋的人物,群众因爱戴和崇敬而以他的出生地称呼。作为科举制度的牺牲品,一次又一次的名落孙山使李芳桂最终远离科场,于寒窗青灯下写出一部又一部传承至今的碗碗腔剧本,并通过皮影戏这种通俗简便的艺术形式广为流传。李十三创作的“十大本”戏曲剧本两百年来先后被各大剧种改编,并成为各自剧种的保留剧目常演不衰。与其他剧作家不同的是,李芳桂笔下所描绘的并非“康乾盛世”的繁荣历史景象,而是战祸内乱、盗贼蜂起、官场迂腐、百姓无助的“贻误天下苍生”的黑暗时代,展现盛世王朝的背后,尽是满目疮痍的破败。他的眼里没有帝王将相,只是淳朴的目光平视着天下苍生。他的剧本充满传奇色彩,生活气息浓厚,无论姜秋莲、黄桂英、谢瑶环,或信守诺言,或仗义除奸,或豪情万丈,无不寄托着他的人生理想和对人间正义的渴望。
  提到秦腔这一西北最古老的戏曲剧种,我们自然就会想起那句耳熟能详的“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秦人齐吼秦腔。”从周秦汉唐一路走来的老陕们迷恋秦腔,并不全因它土生土长古音古意,而是秦腔石破天惊的撕扯吼叫最能表达他们灵魂的渴望震颤。主演谭建勋让人拍案叫绝的地方就在于,他不仅仅是靠“吼”来表达情感,他的唱腔悲壮豪放而不声嘶力竭,韵味绵长而余音渺渺。以清装须生行扮演李芳桂,是以往秦腔剧目中所没有的行当。随着故事的层层递进,谭建勋活灵活现地将李芳桂这个历史人物演绎的丰满充盈。少年中举时的意气飞扬,失去八品教谕后的落魄无奈,创作剧本时的焦灼困惑、无助矛盾,谭建勋通过甩辫子、滑步、翻身、侧步等戏曲技巧来表达剧中人物的这些心理状态。这种绘声绘色的演绎方式,将一个距离我们两百多年的历史人物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夫妻离别戏荡气回肠,携戏文出逃催人泪下,渭河旁悲怆问天无不展示出秦腔须生在哭音唱腔中的感人魅力,观众在意犹未尽中更加深刻地领略到谭建勋的表演才能。
  戏曲的日渐式微并非落后于技艺与技巧的修炼上,而是作品反映的深度和广度上。秦腔、碗碗腔历史剧《李十三》的成功之处在于编剧并非将剧本写成一部人物传记,而是通过一系列故事丰满人物形象,升华人格意义。编剧将李芳桂跌宕起伏的命运浓缩成几个点切入展现,从少年时怀揣雄心壮志梦想一飞冲天位列三甲,到岁月蹉跎屡次落第的失望;从迷恋碗碗腔剧本创作却不被族人理解的无奈,到对他创作剧本嗤之以鼻甚至翻脸举报的同窗田东升……李芳桂的人生始终处于两难之地,在理智与情感间辗转反侧,于困窘与坚持之间左右徘徊。
  整部戏简洁明快,并无过多赘叙。编剧仅通过唯一的反面人物田东升同李芳桂进行比对:作为同窗同乡并靠捐官得来的县令,田东升认为戏曲乃下九流之事,身为举人染指其中,有失官体;而李芳桂则为了皮影戏班和自己的剧本不惜葬送仕途。田东升靠打击戏班步步高升,李芳桂为救戏班节节败退。两种为人,两种命运,最终在田东升的举报下,李芳桂和祥盛班被定性为“玄灯匪”,全剧矛盾推向极致。穷困潦倒、走投无路的草根剧作家李芳桂虽忧国忧民,撰写出一部部经典传世之作,却最终落得孑身一人轰然倒在暴风雪中,吐血而亡的悲惨下场。
  夫妻情、父子情、与碗碗腔艺人的生死情此起彼伏穿插在李芳桂创作剧本的一生中。导演通过高度洗练的戏剧手法,以“戏中戏”的表现方式,将李芳桂的内心情感外化,令人叫绝。开篇展示李芳桂与皮影艺人排演《火焰驹》的场面,既凸显李芳桂在中国戏曲史上的地位,又表现出李芳桂在创作中对事件矛盾无法表现时的困惑与顿悟。在李芳桂创作剧本过程中,底幕上时常会显现出剧中人物的皮影造型及表演。甚至剧中人物还会走上台前,或自发表演,或与作者进行心灵对话,充分展示李芳桂剧作的思想含量和永恒价值。与之相联的,是秦腔与碗碗腔的交相辉映,秦腔的慷慨刚烈,碗碗腔的细腻柔和交替出现,彼此激荡,别具风韵。这种将二唱腔融为一体的创新令人耳目一新,既让观众畅晓明了李芳桂的精神世界,又对观众展现出其作品的艺术魅力。
  李芳桂一生为民写戏、为事立言、以身殉戏,虽从事戏曲创作,却不像孔尚任那样关注大戏,浪迹清流,而是藏身于小戏之中,像蒲松龄以鬼喻世一样,以小戏说事。这些来自于他用生命真切体验的剧作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埋没于历史的长河,反而随着时间的推进,常演不衰。或许我们无法一一记住他的“十大本”碗碗腔,却通过这样一部优秀的历史剧记住了在中国戏曲史上曾有这样一个为戏文痴狂一生的剧作家。
  戏曲尤其是地方戏曲在戏曲舞台艺术这个大家族中一向地位低下,尊不过京昆,雅不过歌舞。而从秦腔、碗碗腔历史剧《李十三》观后却不难发现,地方戏有其独特的艺术表现风格及审美价值,如何坚守这种特点并加以发扬光大,才是弘扬地方戏曲的重点所在。《李十三》这样厚重的历史内容以秦腔这种或激越高亢、或欢快明朗的唱腔形式表现出来,形成一种内在的同构性,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这种艺术内容与形式的有机结合,为其成功奠定了扎实的基础。这也为龙江剧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借鉴。
  龙江剧作为我省地方戏曲的代表,若想得到绵延十足的发展,必须摒弃“学京昆、跟话剧”之道,从丰厚的地方文化资源中汲取素材,着力打造一批如游牧文化、渔猎文化、冰雪文化乃至黑土文化这种极具我省地域文化代表性的作品,注重地域资源与剧种特色的同铸,方能发挥出龙江剧独特的艺术魅力,使其思想内容达到新的高度,进而在戏曲舞台上发扬光大。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