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菊苑流芳】一戏一评:龙江剧《青花湖畔》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9-25 08:00:00 撰稿人: 浏览次数:1332

分享:



   

9月5日,由肇源县龙江剧艺术中心带来的龙江剧《青花湖畔》在哈尔滨市工人文化宫上演。
  剧目介绍:
  龙江剧《青花湖畔》故事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前夕的科尔沁草原上,以经营万亩盐田的蒙古贵族哈拉台吉、管家巴音、日本“皮货商”伊藤与本地驿站站官杨千爷、其女杏花、哈拉台吉儿子大青之间紧紧围绕供给平民食盐问题展开的矛盾和斗争。官民矛盾、敌我矛盾交织在一起,起伏跌宕,环环相扣。最终民族和谐,共建北疆,正义战胜邪恶。
  剧目中展示可祖国北疆科尔沁大裁员的美丽,既有蒙古族祭湖庆典的恢宏场景,又有杏花、大青浓浓的爱民情怀;既有平民百姓崇高正义追求公平的强烈渴望,又有巴音管家和日本人伊藤的残忍奸诈;既有杨千爷忠于职守以团结为重的大度,又有哈拉台吉性格豪爽的真诚直率;既有蒙汉青年一代纯真的爱情,又有精诚团结一致抗日的坚毅。
  龙江剧《青花湖畔》剧目的立意,故事结构、人物的设计都充满了正能量,在观赏之中观众自然会受到亲民爱民、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的思想启迪和熏陶,起到寓教于乐的作用。

专家点评:

孙浩(辽宁省文化厅副巡视员)
  看了演出之后觉得很受震撼,感觉大家台上非常认真,演员的条件也都很好,表演很感人,创作很严谨,尤其是年代戏不好创作、也不好演,对于年轻演员来说确实是挑战,大家能呈现到这种程度是值得肯定的,应该给予高度评价。但从编剧角度来说,九一八前夜日本人的势力已经很强大了,写日本人勾结蒙古部落里的基层干部偷偷地干这件事,把故事的核心事件写小了,我觉得可以重新梳理。另外关于反面人物的塑造,日本人的形象是最不好写的,一出来就脸谱化不容易出新,这部剧中的巴音和日本人一定要按人物的形象来塑造,反面人物的塑造在抗战戏里的确是个课题。还有最后一场翻跟头的戏显得多余、没有必要。我觉得戏应该结在揪出巴音这个重场戏上,应该有唱把民族的情感、民族的精神唱出来。
  孙桂林(吉林省艺术研究院院长)
  作为县级艺术团阵容确实不错,主要演员包括整个阵容都比较松弛,表演也比较到位,这是我感受最深的。不足从剧本来说,这个素材可能有史实依据,也因为有史实而有了局限性,在人物关系构成和情节设置上受局限,总的感觉是人物关系有了,但戏的纽结不足,有的地方感觉这个故事是用角色说出来的,不是戏本身把它勾连起来的,传奇色彩不够,另外观众对英雄气节的期待,也不够,希望能在这些方面再梳理一下,因为剧本本身有史实的依据,可以再深挖一锹,上升空间还是很大。
  王健仁(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演员、作曲)
  作为县一级的剧团乐队非常好,这个戏的作曲是韩玉学,现在看整体音乐很完整,尤其是嗨嗨腔的那些部分很有特点,我觉得巴音有一段唱小调,不舒服,都用大调来写更那能保持人物的风格,大家表演得很到位,这部剧的角色基本上平分秋色,县一级的剧团这个水平还是不错的,演员的进步很大。
  王良君(省龙江艺术中心副主任、国家一级演员)
  肇源县龙江剧艺术中心,作为龙江剧县一级的分院能表现到今天这种程度我感觉非常欣慰,在音乐方面、在表演程式方面都继承了总院的风格,问题是演员的演出太过了,要掌握一个度。另外演员一定要练基本功,基本功非常关键。
  刘彤(省曲艺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
  这部戏整体演出进步很大,但在表演上应该再有点层次,人物刻画得再精心一点。剧中在设计上有一些大胆的借鉴,一些新的尝试,很多地方用了舞蹈的形式、舞蹈的造型,这也是龙江剧的一种创新,作为县级剧团能演这样的大戏,是龙江的骄傲。
  高云程(原省歌舞剧院院长、国家一级演员)
  这部戏让我感觉很亲切,作为一个县团排这么一部戏很不容易,应该多鼓励创作、作曲、导演,培训演员,提高整体素质很重要。《青花湖畔》的本子很好,矛盾突出,有民族团结、有抗日、曲子写得很顺,演员都很认真,表演很不错,但作为龙江剧,就应该有一招一式,包括身段等都应该贴切故事情境、推进故事情境,应该突出戏曲感。
  费守疆(原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国家一级编剧)
  这部戏比以前有很大提高,县里尽管经济条件很困难,但是很重视,剧团自己也很争气,曾代表黑龙江参加中宣部文化部基层院团的表彰,是唯一一个县级团在会上发言,得到充分的肯定,作为县级团肇源在黑龙江应该是一面旗帜。这部剧从题材到二度创作是值得肯定的,剧种本身适合这个题材,题材本身又是土产,是自己的,剧的起点已经在这了,可以进一步精加工,作为一个多小时的剧目同时又是戏曲,有锣鼓、有唱腔,给剧情的展开局限性很大,在这种情况要惜墨如金,要不就会失误。有一些情节就没有必要,有的地方该唱的没唱,不该唱的唱起没完,这就没有意义了。比如军营和牢房遥遥相对时两个人的唱段,写得是两个人的感情,与剧情发展无关,不推动剧情发展,另外父亲去世那段唱也是让人感觉无病呻吟。要在戏的节骨眼上展开,条件和机会提供到这了千万不能放过,我们写戏总说在“挖戏”,有的地方不能一带而过。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