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菊苑流芳】一戏一评:大型拉场戏《海伦往事》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9-25 10:36:59 撰稿人: 浏览次数:1325

分享:



   

由海伦市北派二人转传承保护中心带来的拉场戏《海伦往事》,9月8日在哈尔滨市工人文化宫震撼上演。
  剧目介绍:
  抗战初期,黑龙江省海伦县扎音河畔的小山村里,平静的生活被日本人的到来破坏了。日本飞机炸毁了赵家的祖坟,赵家三叔积极主张抗日,要求侄子成业组织“自卫军”,成业却提出要先成家后抗日,执意要娶已未婚先孕的金枝为妻。三叔认定是金枝的父亲二里半,在十年前告发他组织“镰刀会”抗租一事,而导致自己当年摊上了牢狱之灾并落下腰疾,坚决反对这门亲事。后误会解除,正当两家和好欲办亲事时,传来了抗联战士也是媒人月英被害的噩耗,成业不畏日本兵威胁。为月英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向日本人示威。
  二月二龙祭日,成业与金枝大婚之日,金枝却被日本兵调戏杀害,成业打死日本兵,抢回金枝尸体,举行了一场悲壮的“死亡婚礼”。国仇家恨前,小山村的人们被唤醒了斗志,他们不再沉默,不再退缩,拿起了猎枪和锄头,誓死不当亡国奴。
  该剧用北派二人转的艺术表现形式,热情讴歌了海伦人民不畏列强,敢于反抗斗争,捍卫家园的爱国主义情怀。剧中表现了一群正直善良,热情豪爽的东北汉子和泼辣风趣的东北女人。正是这些爱憎分明的东北人,这些不忍被奴役被压迫的农民,书写了一段悲壮的抗战史诗。

  专家点评

  孙浩(辽宁省文化厅副巡视员)
  一个县级团能把这样一个大戏呈现到这个水平,很令人吃惊。艺术水准是大院团的水平,队伍整齐,精神面貌好,演员表演投入,而且还特别敢演。这是一台非常完整的戏,有它独特的吸引力。从剧本来讲,日本鬼子不出场是一个很高明的做法,但这个压力应该自始至终地贯穿在所有的情节里面,要让乡亲们对日本鬼子占领土地后生活发生改变这件事上有不同的看法,只有不同的看法最后走向共同,人物就发展了。月英的死有必然性,但前面要有铺垫,她与抗日相关的情节在前面要有提示,她甚至就是成业这些年轻人的一个领路人,情节就更水到渠成了。包括二里半的软弱,三嫂和麻婆性格上的差异和见识上的差异,都还有可以雕琢的地方,有提升的空间。在表演上,认真、卖力气是好事,但还是要有对比,戏剧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对比的艺术,要有高峰有低谷,有起承转合。希望演员可以把表演再进一步雕琢,按照导演的要求把握好度,无论是什么时候表演都得带人物,凡是与人物没有关系的,你自己认为可以产生效果的点缀都是没有用的。
  孙桂林(吉林省艺术研究院院长)
  今天看了这个戏感到特别亲切,很震撼,这是东北近几年来非常难得的一出好戏。这个戏有自己的独特性,不仅保留了秧歌性、说唱性,而且歌舞和说唱背后那种深层次的悲苦也被放大出来了,这种传达是话剧达不到的。那种苍凉、悲苦、大东北氛围的渲染,被“吼”了出来,用二人转悲剧喜唱的这种方式表达非常贴切。是否需要日本人始终贯穿,让这个剧始终有一种压力感?值得考虑,个人感觉戏中有一段割断,压力不足。从戏的表达来看,表层是日本人来了之后民众的挣扎和忍耐,但最深层的东西还是生与死,这是它最根本的东西。这个戏高明之处在于没有停留表现民众的挣扎和忍耐,而是深入到了生和死,这才是长久的东西。音乐有它的独到之处,舞美也不错,唯一的遗憾是灯光上没有考究、没有处理,舞台缺少层次感。表演上有点过,可以再内敛一点。
  张凤莲(内蒙古包头市漫瀚艺术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文华奖双奖获得者)
  这出戏非常让人感动,演员阵容很强大。戏中的音乐和唱腔都很吸引人,能把情感准确的发挥出来。舞台特别干净。主演赵晓波节奏感、人物把握都很到位。这是一部可以走出去,走得更远的戏。
  王良君(省龙江艺术中心副主任、国家一级演员)
  今天看完非常激动,作为龙江剧分院能够演出《海伦往事》这样一出戏,是龙江剧院的骄傲,也是分院的骄傲。不论是编导,还是表演,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在民风、民俗方面,也表现的非常到位。有一点意见,就是一定要把表演上的“度”掌握好。
  刘彤(省曲艺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
  虽然是海伦县级剧团,但是编剧、导演、作曲,包括赵晓波、闫培庆这些演员,应该都是目前黑龙江地方戏曲当中的最高水平,出这个戏也不是偶然的,应该说是必然的。但这个戏还应该再加大力度,表演的层次感应该再分明一点,另外可以从民俗的角度把海伦的优点再往里放一点,祝福《海伦往事》能走向更大、更辉煌、更亮丽的平台。
  高云程(原省歌舞剧院院长、国家一级演员)
  如果演出时不用MIDI伴奏用现场大乐队效果会更好。金枝上吊寻死时白绸子放在身上就像是封建的枷锁,可以在动作设计上表达人物的内心的活动。演员很成熟,就是在表演方面要有尺度,要有层次,大悲大哭的时候总哭并不感人,要哭在心里,在台上含着眼泪演反而更感人。
  王健仁(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演员、作曲)
  今天音响存在问题,影响了演出的效果。县级院团受队伍建设的限制,乐队队伍不健全,不能完成大戏的伴奏,只能采用制作MIDI伴奏,而音乐制作的质量和水平又非常有限,其实这个戏如果是有好的乐队、好的音响,演出效果还可以更好。另外就是今天大家演出表演尺度的问题,太放了,进戏不等于大哭大叫。总的来说,今天演出效果还是不错的,大家都进到人物中去了,无论主演还是群众演员,每一个角色都在状态。
  李文国(原省龙江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导演)
  今天演出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舞台节奏和舞台交流这两方面,有的地方松了,有的是柔了,有的是因为这次排练不充分上去后紧张了,动作不准。有的台词也出现问题了,灯光音响这些包装手段都存在问题。但表演还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正如前几位专家谈到的,刻画人物的深度和准确度的问题。希望大家要百尺竿头,不要骄傲自满。
  费守疆(原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国家一级编剧)
  刚才一再说“度”,“度”就是分寸,打造精品就要有工匠精神。艺术某种角度是科学,科学,来不得丝毫的虚伪,来不得一点的疏忽。目前来看,这部戏还缺少这种态度,所以不仅仅是表演分寸的问题,剧本也存在这个问题。笛卡尔对美学的阐释是“适度为美”,包括我们的生活、工作,全在这两字“适度”上,过了绝对不行,不到也绝对不行。我们现在就在于有的不到,有的又过了。所以,目前来看这部戏离真正的艺术精品还很遥远,希望我们把精气神提起来,继续打磨,想好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