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文化视点

民营话剧表演团体 不可忽视的戏剧力量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8-06-07 09:05:51 撰稿人:刘 平 浏览次数:1401

分享:



   

民营话剧表演团体,是发生在新时期舞台上的一个新生事物,它是时代的催生,是改革开放的一颗硕果。
  三个发展阶段
  新时期的民营话剧表演团体从一开始就走着一条与国有院团不同的路,其发展历程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
  从上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为初创阶段。一批年轻的戏剧人,不满于戏剧创作的现状,想走一条戏剧创作的新路,以一种新的观念去探索话剧创作与舞台的新形式、新表达。这种观念的产生,与“文革”后改革开放的社会大环境密切相关,与西方戏剧潮流的影响也分不开。最初,北京有牟森的“戏剧车间”、林兆华“戏剧工作室”、孟京辉的“穿帮剧社”、郑铮的“火狐狸剧社”、苏雷的“星期六戏剧工作室”、赵淼的“三拓旗剧团”、上海有张余的“现代人”剧社、王景国的“真汉咖啡剧场”以及“白蝙蝠戏剧实验社”“边缘剧社”“星·89剧社”等。他们不满于当时话剧舞台的形式单调与缺乏活力,倾心借鉴西方戏剧表现手法,进行探索、实验,努力创造自己理想中的戏剧。从当时演出的《彼岸》《零档案》《魔方》《屋里的猫头鹰》《月祭》《时装街》《思凡》等舞台演出可以看出这样的艺术追求。
  从新世纪初到2013年前后,为蓬勃发展阶段。民营话剧表演团体的发展、壮大,与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有密切关系。2002年,文化部修订了《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明确了民营文艺表演团体是我国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力量,承认民营文艺团体在院团体制之外的身份。2005年12月,文化部等部委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发展民营文艺表演团体的意见》,积极支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的发展;放宽民营文艺表演团体的市场准入。此后,民营话剧社团如井喷一般涌现,戏逍堂、李伯男导演工作室、盟邦戏剧、黄盈戏剧工作室、何念戏剧工作室、上海可当代戏剧工作室、草台班、雨人剧社等一涌而出。创作方面也出现很大变化:由为兴趣做戏向以市场为目标、以演戏为职业的“谋生”手段转变;由以剧目扩大剧社影响向展示剧社风格、创剧社品牌转变;剧目创作和演出形式从注重形式探索、实验向注重文本创作转变。探索、实验戏剧性剧目减少,写实性的现实题材剧目增多,搞笑的剧目也受到一些创作力薄弱的剧社的青睐。

  民营话剧表演团体没有固定的资金支持,只能靠“走市场”养活自己,而“独立制作人”的出现便成为民营话剧的一个突出特色。他们带上自己创作的剧目去全国巡演,不仅演火了北京、上海,也带动了其他城市的话剧发展,为话剧发展开拓出一片新天地,使自己在市场中站稳了脚跟。从2014年开始,进入重新整合、稳步提升阶段。
  剧目创作特点
  民营话剧社团的成功,首先是剧目创作的成功。其特点是反映社会现实,贴近青年人的生活,受到青年观众的喜欢。内容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描写普通人的生活,表达他们的喜怒哀乐,探讨人生意义。如《隐婚男女》描写社会现实中“白领”阶层的生活状况。该剧在悲喜交集之中,让人看到了生活的严峻以及人生的无奈。《卤煮》通过百年卤煮老店父子俩在经营理念上的矛盾冲突,反映了时代的发展变化,体现了一种与时俱进的理念。《彼岸》描写“北漂人”的生活。一帮年轻人为追寻自己的梦想而聚居京城,在一次次碰壁,在一次次失望中学到了很多,成熟了许多。《活出你自己》是一出探讨人生和生活意义的戏。该剧用喜剧的手法在荒诞的情境中体现出生活的真实,追问人生,释放情感,找回信心。
  描写青年人的婚恋生活,揭示他们的复杂情感,为年轻人提供借鉴和选择。如《恋爱的犀牛》讲述两个爱情偏执狂在爱的欲望旅程中所发生的故事,感染着观众,又引人思考。《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探讨爱情与事业、婚姻与金钱的关系。《如果,我不是我》在讲述青年学生婚恋故事中产生对人生的思考。《海上花开》写了四个追逐“梦想”的年轻人自主创业的故事,处处显示着青春、阳光的灿烂情绪,令人赏心悦目。
  反映社会现实,直击人性的劣根性。如《玩偶》通过木偶复仇的故事暴露了人类的缺陷。舞台演出集歌、舞、偶于一台,具有深刻的现实寓意。《阳台》由农民工讨债引出官员的腐败现象,用喜剧的形式讽刺、批判了社会上的不良现象,在娱乐中引发观众的思考。
  探索、实验的剧目追求舞台演出的新奇性与独特性。如《魔方》由七段独自成章的事件构成,这些片断由舞台上的一个“剧作家”串联起来,形式活泼,饶有趣味。《思凡》的实验性在于创作者极其巧妙地将中国戏曲和外国故事连缀组合,嫁接交融,将深怀难弃的理想幻梦与恣意放纵的嬉戏调侃并置,既深藏着不灭的古典情怀,又展露出现代人的清醒与自觉。舞台演出运用布莱希特“间离效果”手法,新鲜灵动、诙谐有趣、幽默智慧,体现着一种温馨的人性光芒。《非常麻将》以麻将寓示人生,是一部具有哲理意味的探索戏剧。《黄粱一梦》把传统戏曲的手法运用到表演之中,服装、道具、音乐都体现着古代戏曲的诗意风格,宁静、舒缓、优雅,体现出创作者独特的戏剧美学追求。还有根据鲁迅先生小说改编的《呐》,秉承鲁迅精神,直面社会现实,反思问题。《秋梦》以“梦境”的视角探索现实中人们的“心灵”真实。一对在现实中相互怨恨、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同母异父的姐弟,却无法控制自己在“梦境”里对无法忘怀的亲情的思念。舞美设计用“物化”的形式表现人的情感,舞台上大小两个房间,姐弟俩各占一间。表现“梦境”交叉时,两个“房间”随着姐弟俩语言的“交叉”而逐渐融合,弟弟的“小房间”融入姐姐的“大房间”,暗示着他们的心灵开始接近,很有艺术趣味。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