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经验荟萃

走民间“文物医院”之路势在必行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8-07-23 09:08:45 撰稿人:贾文熙 浏览次数:1139

分享:



   

我国是文物大国,地上、地下文物资源极为丰富。10多年前国家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国家各级文博单位中收藏的可移动文物约1470万件(组)(注:近年最新文物普查数据未公布),这其中约近半数器物有不同程度的腐蚀与损坏。相关人士表示,要组织全国的文博单位现有的专业技术力量(不足2000人)进行修复,可能需要100年。虽然10多年来,大批大专院校所学文保专业的研究生、本科生补充到文物修复的队伍中,但待抢救修复文物的工作量与文物保护修复科技队伍总数仍不相称。要改变这种现状,发挥民间“文物医生”的优势,打破体制限制,将他们规范有序地组织起来,参与到国家可移动濒危文物抢救工作中来,这项举措利国利民。
  我国文物修复行业之现状
  我国的文物保护修复行业,从传统修复起家。溯其源,我国最早出现对历史遗存破损器物的修复,早在新石器时期就已出现,考古发现在甘肃火烧沟遗址、陕西临潼姜寨遗址,出土彩陶器的碎损断裂边沿两侧有成排钻孔痕迹,说明了我们的先民通过钻孔穿滕系绳的方式将破损器修复,使其可继续使用的原始修复现象的产生。另外,从一些商周青铜器疤痕上看,当年对某些器物的铸造缺陷,通过二次补铸来修复。
  据史料记载,自春秋时期至汉、唐时期就有对商周器物的复制行为。到两宋时期金石学兴起,对古代遗存器物的研究与收藏迎来了第一个高潮,“盛世收藏”有需求就有市场的规律。同时,铜器作伪、仿古旧名人书画与修复行业也逐渐兴起。到了清代,宫廷内务府造办处征招全国能工巧匠,承担宫廷文物藏品的修复,在民间,不同地域的工匠采用不同的手法和技艺作伪、修复青铜器,北京派、苏州派、潍坊派、洛阳派、西安派等流派异彩纷呈,各有特色,铜器作伪与修复成为专门的行业。清末民初,铜器作伪与修复行业随着外国列强对中国文物的掠夺及金石学家的竞相收藏发展成熟,修复后的青铜器天衣无缝,作伪青铜器以假乱真,漆地磨光、点土喷锈、焊接、矫形、补配、鎏金、作色等,练就出独具特色的传统修复技术,在现代文物修复中仍发挥重要作用。众多的修复师以执着坚持、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让残破青铜器穿越千年时空获得新生。与此同时,流传千年世代相传的古旧字画装裱技术,与之民间锔瓷等古陶瓷修复技术也相继融入到这支队伍中,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走来的传统修复艺人跨越了两个时代,开始为新中国文博事业服务,应时代而生,并产生了新中国第一代文物修复专家(上世纪末相继离世),开创了我国文物修复事业。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从事文物修复专业的第二代传承人也均已退休,第三代、第四代人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逐步以现代科技手段和文物修复理念推动文物修复技艺向更加科学化、专业化的方向发展。
  当代专业的文物修复工作者队伍基本由3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退休返聘或临近退休的老一辈传统修复技术人员,以口手相传方式传帮带徒弟,继续发挥余热,或者年富力强,从事文物修复工作二三十年,积累了丰厚的实践经验,是主力;另一部分是从事这项工作时间不长,能从事一般较为简单的修复工作,难度较高的器物修复只能在师傅指导下或搭下手,这部分人学历多为本科生、大专生或高中生,通过磨炼,是未来的传统修复队伍主力;还有一部分普遍的文化基础较高,多为学习文保专业的博士生、硕士生,还有海归,贯学西方文物修复理念与技术,多做文物修复保护的学术课题研究工作或学科带头人,但实际动手操作修复能力不太强,这也是目前我国文博单位体制内现状的发展模式。以上情况所反映的仅是省、市、区地区大中型文博单位现状,而一些偏远地区的市县级文物单位,受人员编制经费少等限制,基本没有专设的文物修复人员,有的多是由库房保管员兼职。国家拨发的文保经费,主要用于安保措施的改造的。
  文物修复技术队伍之整合
  让民间“文物医生”参与到抢救濒危文物的事业中来,也是一种途径。那么就需要将民间队伍整合,软硬件设施到位,经申报由省文物主管部门审核后规范管理。
  整合民间文物修复队伍,设立文物医院,相应的硬件设施到位。“文物医生”大致有几类组合:一是离退休专业人员,一批在文博单位从业大半辈子,主要工作就是传统文物修复的老专家、老技师,已退或即将退休。让他们在第二岗位上发挥余热,一方面抢救国家濒危文物,一方面口手相传带徒传承授艺,培养新人。
  二是民间个体自由职业者。上世纪七八十年,我国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古玩艺术品收藏业的兴起,相应地促生了以文物复制、仿制为主的行业,从业人员中练就了一批技术上的佼佼者。再者一些收藏家珍藏的艺术品以及待上拍的艺术品多有伤残,也练就了一批民间文物修复师。这些人有的拜过行内专家为师,有些人参与过文物部门举办的培训班,有些人靠读几本专业修复技术书,自己摸索钻研,练就了一身绝技。把这部分人中的佼佼者吸收进来,由文博专业人员对其规范梳理,将他们惯于造假的“野路子”梳理到“正路子”上来,也将会成为民间“文物医院”的绝对主力。
  三是正规院校与民办文物修复专业院校的毕业生。据知我国目前有北京大学、西北大学、南京大学、西北民族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北京城市学院等20余所大专院校专门设有“文物保护专业”,培养大专、硕士、博士不同层次的毕业生。其中北京联合大学历史文博系、上海视觉艺术学院、陕西文物保护专修学院、南京大学金陵学院等多所院校开设金属文物、古陶瓷、古旧书画、古籍版本等类的文物修复专业课,学生以实操课为主,由文博单位专家口手相传授课,学以致用,基本功扎实。学文物保护与修复专业的各级毕业生数百名,毕竟能进文博单位从事该专业工作的人数有限,一些人进了拍卖行等民间文化机构,而大多数人则转投其他行业就职,学无所用。将学文物修复的毕业生吸收进文物医院,利用所学的专业知识,再经专业老师指导,经过一段时间的再磨炼,很快会出成绩的。
  民间“文物医院”之必要性
  民间“文物医院”,首先要通过申请备案,获得国家文物管理部门批准的“可移动文物修复资质证书”,走正规化、规范化管理之路。自2007年5月《可移动文物修复资质管理办法(试行)》推行以来,早期主要是针对文博单位批准颁发证书,仅对北京鉴衡文物修复中心及跨行业博物馆等极少数民间文物修复单位颁发资质证书。
  近年来,北京市文物局相继对北京古玩城文物修复中心、北京乐石文物修复等几家公司颁发了资质证书,各省市区的民间企业也批准颁发了资质证书。实践证明,他们已为国内多家文博单位修复了多批文物,取得不俗业绩。国家收藏的濒危遗产,由民间力量参与抢救,可谓利国利民之举。但这并不够,能让更多真正有实力的民间力量参与进来,为国分忧、出力也是行之有效之路。
  但并不能鼓励社会力量蜂拥齐上,无序发展。要靠有真正的实力,软硬件齐达标的企业,也就是说靠硬实力说话。我认为,硬实力主要指三方面建设均要达标,即一靠技术过硬团队;二靠工作空间设施完备过硬;三靠规范科学化管理措施过硬。同时,团队要通过一段时间磨合、改观、规范、进取,逐步自我完善,才能实现目标,在民间文物修复大军中,立于长久不败之地。
  金艺桥艺术空间文物修复中心就是在此大背景下,孕育而生的一所“文物医院”,一诞生就站在了高起点上。首先大手笔的投入软硬件设施建设,完善了符合各类器物修复功能的修复工作室。有一批国内顶级文物修复专家团队的加盟,多名技术过硬的修复师队伍;参照国家相关文物政策法规,制定了一整套内部文物修复方面的规章制度,并严格管理与执行。目前,该企业软硬件条件已基本成熟,正在向文物主管部门申报文物修复资质,我坚信这支民间力量定会在未来的征程上,发挥出巨大能量,为抢救国家的濒危文化遗产而尽力,让国宝延寿,世代传下去。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